Posts Tagged ‘剝削’

焦點錯置,無以解困──回應蔡東豪先生《香港敗在移民質素》一文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編按:黃佳鑫撰文回應蔡東豪先生於2015年3月19日發表的《香港敗在移民質素》一文

1f3

文:黃佳鑫
圖:Manson Wong

對於蔡東豪先生於2015年3月19日發表的《香港敗在移民質素》[1]一文的觀點,本人實感萬分詫異,也無法理解,遑論認同。

《香》一文中所呈現的移民及人口政策觀其實與香港政府的極為相似,單以「經濟」面向為考慮,忽略其他社會面向。而所謂的「經濟」面向也似乎是局限於對外貿易、金融、房地產等的產業結構,即現時大家都嗤之以鼻的產業結構。無怪乎會把「移民質素(學歷)」置於一個至高無上的位置。對於「滴漏」神畫破滅的現今香港,這過時且遠離新時代社會願景的人口政策及經濟觀,實在不能理解為何仍能直接從別人的文章中搬字過紙,置於桌上。

如果「低學歷」(文中用的標準是沒有大專以上學歷)是所謂「社會問題」的癥結所在,請問蔡先生,這教那些本地土生土長,同樣是在各低技術的基層工種中默默耕耘,支撐社會的低學歷市民情何以堪呢?他們又是否所謂「社會問題」的癥結所在呢?當然前題是,蔡先生也需要先明確指出他所認同而引用的所謂「社會問題」是指甚麼,與沒有大專以上學歷有甚麼關係。

但更諷刺的是,單從「吹水(打咀炮)」的層次看,蔡先生所認同而故意撰文和應的觀點,甚至比無能的香港政府更為「離地」。根據政府的官方統計數字,現時到香港的新移民正正是支撐香港低技術的基層工種的主要人口,是實實在在的支持著香港社會維持及發展的最根本部份。如政府發佈的2013年人口政策諮詢文件[2]中指出,有70%的新來港人士正從事低技術的基層工種。是故,在社會主流都開始大力批評政府發展觀傾斜商家,莫視基層大眾的參與和福祉的當下,連政府也至少在口號上也開始打出「全民就業」,「釋放基層、新來港婦女勞動力,支撐經濟及社會發展的基礎」等說法。但可悲的是,文中作者對於現今香港基層工作人口現況和貢獻的了解可謂近乎「失明」。更遑論未及考慮家庭照顧者這極為重要的非直接經濟貢獻呢!

「移民」這一課題除了經濟的思考面向,也同時有家庭團聚的考慮。就本地發展考慮而特意輸入的「專才移民」每天150個配額的「單程證」政策,這個最為主要及被大家最為重點討論的內地移民來源,其政策目標正正就是要處理家庭團聚的價值考慮,正正是不應讓經濟考慮成為剝削團聚權利因素。

無可否認,「單程證」審批權不在香港,香港無能力左右內地政府決定,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就著這點,不少爭取中港家庭權益的團體也是站出來支持爭取香港的「單程證」審批權,以使香港能有計劃及落實人口政策的基礎,也有利於中港家庭免於被內地貪腐官員拖延團聚。

但文中作者的觀點不但狹隘、過時,更是遠離具體香港社會現況和脈絡及人道價值的「國際標準」,實令難以信服,也未見作為香港社會發展的討論資源的價值。真的要思考香港現況問題,我認為應從香港無法自主決定自身政、經路向切入,而不僅僅是跳過自主問題就去想如何配合一套不知是「誰」想出來的發展觀。

[1]《香港敗在移民質素》蔡東豪

https://www.thestandnews.com/society/%E9%A6%99%E6%B8%AF%E6%95%97%E5%9C%A8%E7%A7%BB%E6%B0%91%E8%B3%AA%E7%B4%A0/

[2] 2013年人口政策諮詢文件(2013年10月)

http://www.hkpopulation.gov.hk/public_engagement/pdf/PEEPP_chi_lowres.pdf

廣告

[貨櫃碼頭工人罷工第二天紀] 廿年來如何遭李氏剝削

廿年來,薪金如何低處未見低,工時如何高處未見高,過程是如何?
賭上性命的賣命工作,所得竟比外判公司少兩倍?
還有,聲援學生如何看與罷工工人的關係,
及工人又如何看年青一輩的就業苦況。

請細心聽聽工友們的心聲,及儘大家所能聲援罷工。

罷工最新消息,請留意: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4842…
http://inmediahk.net

《強烈反對科大將「黃衫哥哥姐姐」外判》 聯署聲明

科大外判關注組 (聯絡人: Daeus 9524 3890)

《強烈反對科大將「黃衫哥哥姐姐」外判》 聯署聲明

科大校方在未有廣泛咨詢同學下,將會把學生事務處(Student Affairs Office, SAO)的「設施服務」及「體育設施服務」外判。前線合約員工被告知將在今年六月三十日不獲續約,崗位會從原來由大學直接聘用,轉由新外判商承辦。然而新外判商不單未承諾會全數聘請現有員工,更沒有談及薪金、福利保證等細節。在校方與外判商商討的過程中,員工只能處於被動角色,沒有談判籌碼,員工的聲音被打壓,無力反抗,實為不義之舉。外判一貫以價低者得方式招標,很多時所節省的成本,正正就是從員工身上榨取。我們強烈譴責校方這種不負責任的無良僱主行為,並表明反對把學生設施服務及體育設施服務外判。

「設施服務」及「體育設施服務」的前線合約員工,正是同學廣為熟悉,身穿黃色印有學校校徽的POLO恤的員工,主要工作為管理校方設施服務,包括為同學預約班房、協助借出籠車、檯、椅子等物資、為同學管理(如預約、開鎖及歸還)學生設施(包括會議室、黑房等)、辦理租用儲物櫃服務、管理體育設施等等,他們一向敬業樂業,備受同學愛戴。今年五月八日,這批「黃衫哥哥姐姐」收到通知,六月三十日合約期屆滿後將不被校方續約。而我們亦已於五月十四日與校方第一次面談。

我們得悉現任學生事務處處長區嘉麗女士早於二零零八年,向學術副校長提出外判「設施服務」及「體育設施服務」建議。為完成計劃,零八年之後新聘請的「設施服務」及「體育設施服務」的員工,從以往長工制,轉為每年續約的合約制,而舊有的長期員工,則被逐步調往宿舍工作,以便日後外判整項服務。今年三月,在未有廣泛諮詢同學下,校方私下展開外判招標工作,在這兩個星期內,校方將會與新招標成功的外判商簽署合約,事情逼在眉睫、刻不容緩。

校方以提高服務質素為名外判,實質為減少營運成本,向前線員工開刀。校方又指招標書中已加入條款保障外判員工權益,但校方拒絕透露條款內容,可見校方根本毫無誠意保障前線員工權益。可是,據職工盟今年調查,校方未有盡力監察外判商,導致有外判商剝削前線員工的情況日益嚴重,科大外判清潔工平均月薪為$6944[1],屬香港大專院校中最低,而在另一項科大外判保安員調查[2],發現其月薪同為$6944,亦是所有大專院校中最低。面對外判商剝削前線員工的情況,校方高層卻置身事外,強調學校從無剝削員工。有研究指出,二零零三年校方已縱容外判商剝削外判清潔工,事隔九年,外判清潔及保安員工的剝削情況依然嚴重,可見校方並沒有好好監督外判商營運,沒有盡力保障員工權益[3]。而校方引入外判商以「提升服務質素」的理據竟然是由於「員工老化問題嚴重,未能有效率完成工作,而外判工作則可『靈活』處理員工老化問題」。校方答覆不但違反《僱傭實務指引(消除就業方面的年齡歧視)》,亦顯得校方對盡心為學校服務的員工毫無承擔,企圖將照顧員工需要的責任推卸給外判商。

校方亦多次強調外判校園服務乃各大院校慣常做法,並援引科大過去外判的例子,如保安員、清潔工等,論證外判服務模式一直運作良好,可是「慣常做法」並不等同於「正確做法」。而且不同的調查和研究均顯示科大過去所外判的服務的工資是全港大專院校中最低,可見校方所說的「運作良好」根本是自欺欺人,忽視外判員工被剝削的情況。大專院校培育出不少社會棟樑,難道就是要運用知識和權力去剝削社會上一直被慣性剝削的人嗎?外判員工今日可以在科大工作,他日亦可以被外判商調往遠處工作,外判員工無法對工作環境建立歸屬感,減少了與其他員工成為深交好友的機會,員工組織工會爭取自身權益的能力因而被削弱,議價能力也同被壓制。此外,由於外判員工難以建立歸屬感,士氣因而下降。

除此之外,今年三三四即將實施,「設施服務」及「體育設施服務」員工一向在各屬會舉辦活動過程中擔當重要角色,校方未有充分考慮當中可能發生的混亂,過渡期設於屬會忙於舉辦O’CAMP或O’DAY之時,影響同學舉辦及參與屬會活動之權利。「設施服務」及「體育設施服務」員工管有保管同學個人資料及財產的鎖匙及資料,並未廣泛諮詢卻突然將其交予外判商,未能釋除同學不信任外判商的疑慮。

香港科技大學既為高等學府,理應以身作則,在校園承擔社會責任,關注員工權益。反之,校方一意孤行,將對員工的承擔拋諸腦後,盲目跟隨商業社會的做法,漠視員工的需要,向成為學店更進一步,我們實在感到痛心疾首。這群員工每天竭盡所能服務同學,視同學為親人,卻落得如此下場,我們科大的社會責任何在?

我們要求:

  1. 校方立即撤回洽談中的外判計劃;
  2. 與現有工友續約,並承諾維持合理的薪金及福利;
  3. 公開交代外判理據、招標時間表、招標準則、監督外判商機制以及保障工友權益的具體措施;
  4. 校方及中標承判商確保工友不會被秋後算帳;
  5. 重新檢討現時的外判服務以及廣泛諮詢師生,設立小組調查及檢討在科大工作外判工友的待遇,正視剝削問題。

各位科大同工、各位同學及各位關注外判問題的社會人士,如果您認同任何人都有不被剝削的權利、如果您認同要保障勞工權益、如果您認同學校有責任捍衛人文精神,請您挺身而出,與科大工友同行,為公義發聲,爭取科大工友合理的勞工權益。今日校方可以將設施服務外判,他日亦可以將其他部門例如ITSC、宿舍服務等外判出去,唇亡齒寒,受影響的不只今日被外判出去的員工,也包括享用服務的同學、繼續在科大工作的員工,與及校外其他勞工,無人能獨善其身。我們呼籲各位同工、同學、社會人士積極參與我們的聯署行動,並繼續關注科大工友的待遇,以彰顯香港科技大學關懷社會,關懷弱勢的社會責任。我們不要做一間學店,應該做一間真真正正的國際級大學!

[1] http://www.hkctu.org.hk/cms/article.jsp?article_id=742&cat_id=8
[2] http://www.hkctu.org.hk/cms/article.jsp?article_id=715&cat_id=8
[3] Kaxton Siu (2006), “New Labour Protest Movements in Hong Kong: the experience of the Student-Worker Mutual Aid Campaign," in Samir Dasgupta and Ray Kiely (eds), Globalization and After, Sage: London.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

*團體如欲聯署,請聯絡 kytangab[at]stu[dot]ust[dot]hk

發起團體:

科大外判關注組 (聯絡人: Daeus 9524 3890)

團體聯署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
Glacier, HOUSE III SA, HKUSTSU

聯署及最新消息請往:http://9413.info/outsource/signature.php

富士康工人訪談報告: 連環跳後剝削加劇!

 

(轉自: 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連環跳殷鑑不遠,富士康故態復萌?

文:鐘聖雄 / 圖:王顥中

日前兩岸三地「高校調研」團隊,以及香港「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SACOM)陸續發表富士康工人訪談報告,不約而同得到相同結論 – 富士康承諾的加薪支票截至目前尚未完全兌現,且工人必須在更短的工時內達成更高的工作目標,不然就必須「義務加班」,讓工人被剝削的情況比以往更為嚴重!

「富士康真是讓人『長眼界』,用盡方法壓榨工人」,香港SACOM項目幹事鄭依依氣憤地說。「連環跳」事件發生後,富士康曾公開表示85%深圳員工 將獲加薪,但許多員工根本沒有收到加薪通知,近月來還被取消(或減少)原本擁有的補貼與獎金,「加薪」一說根本只是平息各界批評的幌子。

此外,富士康亦曾承諾會將員工加班時間限制在每月80小時以下,但實際運作上,員工卻仍然加班超過80小時,只是超過的時間被認定為「義務加班」不 領薪水。「帳面上」看來,員工動輒上百小時的加班當然消失了,但實際上超時工作仍然存在,工人還得免費將勞力奉獻給工廠,讓血汗剝削變得更加嚴重!

今年5月台灣勞工團體在土城鴻海總部前,拉開「血肉何價」等標語,抗議鴻海集團漠視勞工人權,造成富士康深圳廠的勞工連環跳樓自殺事件。

高校調研:「自殺」即是「他殺」

隨著富士康承諾加薪,並減少第一線工人加班時間後,富士康「連環跳」悲劇看似完美落幕,台灣官民對於郭台銘究竟是「台灣之光」抑或「台灣之恥」,也 在紛爭中逐漸失去聲音。然而,日前兩岸三地20所大學師生合組的「高校調研」小組,以及香港「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SACOM)卻指出,富士康廠 區內的勞工剝削與壓榨情況,非但沒有得到改善,部分車間甚至更加惡化,值得外界再度關注監督。

多達7萬字的「高校調研」報告中,分別以各篇章詳細描述了富士康當中違法濫用實習生、工人被異化為機器、生活空間的壓制、社會關係的原子化、被隱藏的職業傷害、無作為的工會等現況,直指富士康工人的「自殺」,實際上是由體制所造成的「他殺」。

「我只是車間裡的一粒灰塵」、「我們比機器還要像機器」、「空調都是用來給機器服務的」、「工人是用來被機器損耗的」…在高校調研報告中,受訪工人在被問到如何看待自己工作時,普遍給出這樣的回應。

高校調研報告指出,雖然許多受訪者認為自殺只是個人行為,不一定是工廠造成,但由於受訪者對工作普遍出現「壓抑、枯燥、乏味、辛苦、忙碌、累、沒前 途、無聊、無奈、空虛」等形容詞,因此調查團隊認為,如此驚人的一致性正代表工廠對集體員工形塑了某種絕望氣氛,才會讓員工一一走上絕路。

「自殺抑或他殺?自殺即是他殺。」高校調研報告書卷首語的最後一句話,如此寫道。

SACOM:企業社會責任安在?

SACOM的報告指出,富士康應以各廠區所在城市的「生活工資」做為參考值,儘速調整基本工資,如此一來,工人才不必為了能勉強在城市中「餬口」而大量超時工作。

此外,SACOM也批評富士康的廠區管理毫無民主可言,所有攸關工人薪水、飯碗的重要資訊(如加薪、遷廠),工人不但沒有決策參與權,往往也都是最 後才被告知。SACOM呼籲,諸如蘋果(APPLE)、諾基亞(NOKIA)、索尼(SONY)、索尼易利信(SONY ERICSSON)、戴爾(DELL)、惠普(HP)等全球重要品牌商,應當克盡企業社會責任,要求富士康儘速改善勞工環境,否則同樣是血汗工廠幫兇。

SACOM:帶頭違法的代工帝國

高校調研與SACOM報告中,共同指責富士康帶頭違法;這些法條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病防治法》、《工傷保險條例》、《廣東省高等學校學生實習見習條例》等法律法規。

一、 強制超時加班,違反《勞動法》第四十一條:《勞動法》第四十一條規定,工廠每月加班累計不得超過36小時。在跳樓事件之前,富士康工人加班時間普遍超過 100小時,跳樓事件後仍然高達80小時左右,大大超過勞動法規定的最高限。工人雖然普遍都有簽署《自願加班切結書》,但實際上,工人如果不簽署,整個月 都會喪失加班機會,並可能受到種種刁難。以富士康原本就遠低於城市生活水平的基本工資而言,其實工人並沒有選擇;為了餬口,他們永遠只能選擇簽署加班同意 書,並且沒有拒絕加班,踩煞車的權力。

二、 克扣加班費,違反《勞動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連環自殺事件爆發後,富士康嚴格規定每月加班時間不得超過80小時,但受訪工人反映,在每天10小時工作時 間內未完成生產定額的情況下,管理者會強迫整條生產線的工人「義務」加班。換句話說,「杜絕超時工作」只發生在帳面上,實際情況是勞工同樣加班,而且還沒 錢可領!根據《勞動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用人單位「安排勞動者延長工作時間的,支付不低於工資的百分之一百五十的工資報酬」,因此富士康的行為不 僅違反《勞動法》限制加班時間規定,還克扣了工人應得的加班工資。

三、 濫用實習生,違反《廣東省高等學校學生實習見習條例》第二十二條第五款規定:調查發現,在富士康的許多廠區均存在大量使用實習生的情況,在某些車間,實習 生比率更高達50%。根據規定,學生實習時間不得超過40小時,但對於年少的實習生與未成年工人,富士康也像普通工人一樣對待,每月加班超過80小時,並 且實行日夜班輪換制度,每3周或每月換一次班。更重要的是,由於實習生不若普工受法律保護(這裡指應然面),一旦發生工傷,將陷入企業、學校、政府「三不 管」的困境中。

四、 漠視職業安全隱患,違反《勞動法》第五十四條、《職業病防治法》第三十二條:《勞動法》第五十四條規定「對從事有職業危害作業的勞動者應當定期進行健康檢 查」。《職業病防治法》第三十二條規定:「對從事接觸職業病危害的作業的勞動者,用人單位應當按照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的規定組織上崗前、在崗期間和離崗時 的職業健康檢查。」然而,一位在富士康工作長達16年的工人反映,他從事電鍍工作,長期接觸鉛、鎳、氰化物、氨氣等有毒有害物質,但工作期間僅做過2次職 業預防普檢,且未做血液重金屬專案檢測。富士康不但嚴重違反相關法律規定,也漠視所有為富士康奉獻勞力的工人健康與生命。

五、 私了工殤事故,違反《工殤保險條例》:富士康存在生產車間三級管理人員聯合隱瞞工殤,並強迫受傷工人接受「私了」現象,導致工人所獲賠償不足,無法得到工 傷保險條例的保護。多名工殤工人反映,管理人員不允許他們進行工殤鑒定,他們需要自己墊付醫藥費,有的甚至因為無力墊付而導致傷情惡化;而獲得法定的工傷 賠償就更是難上加難。

SACOM:台灣政府包庇縱容!

鄭依依表示,台灣高官在沒有實際調查、瞭解富士康運作模式前,就發言力挺富士康,其實是很不負責任的言論。她認為,台商在大陸得到稅務、土地等許多 優惠,卻不懂得保護勞工,純粹就是既得利益者。「台灣政府沒有去規管他們在外地的投資,把製造業會帶來對勞工和環境的問題,像垃圾一樣掃到不是自己的地方 去,也是包庇縱容」,鄭依依痛批。

共同參與高校調研工作的東海社會系助理教授楊友仁則認為,光是闡明富士康廠區內有多少不公義、違法行為,還不足以遏止剝削行為,也無法真正督促血汗 工廠轉型。他認為,「真正的重點在工會,如果富士康內沒有『真正』的工會,讓工人能夠集結爭取權益,很難真正改變富士康的血汗工廠本質」。

過去曾參與連署,要求富士康即刻改善勞工環境的台大城鄉所所長夏鑄九也指出,富士康在發生連環自殺事件期間,包含行政院長吳敦義、立法院長王金平都 只會幫企業說話,眼中完全看不見弱勢人民的苦痛,實在不是很妥當。他認為,如今兩岸三地學界願意發表這份翔實的報告,讓大家認識富士康工廠內的實際剝削狀 況,非常值得各界重視。

報告全文可在此下載:http://sacom.hk/wp-content/uploads/2010/10/foxconn_report_workers_as_machine_chi1.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