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合作社’

平台合作社講座:工作自由唔一定要冇晒保障,聽過「平台合作社」嗎?

平台合作社講座:工作自由唔一定要冇晒保障,聽過「平台合作社」嗎?
日期:3月15日(星期五)
時間:16:30-18:00
地點:女工合作社游泳池旁
報名:5629-2474(Wingo)

————————————————————————
〖咩係平台?〗
我哋嘅生活由好多平台編織而成:在社交平台Facebook、IG上互動溝通已如呼吸般自然;趕忙或搬運時我們馬上想起共乘平台Uber、GoGoVan;聽音樂自然會打開spotify、Apple Music ;好多大學生都有賴補習中介網幫佢哋搵學生賺生活費。平台泛指網上嘅社交媒體、網站甚至是網絡等,用戶可以透過平台提供或者使用服務。

我地除咗喺平台上面消費之外,唔少工程學生畢業之後,可能會參與平台的營運和維護(甚至自己組隊整個新平台出黎),每年Uber和Spotify呢啲大營平台都請唔少大學生;除左工程學生,唔少大學生都會喺平台上提供補習、設計、攝影等等服務賺錢。

〖依家嘅平台有咩問題?〗
唔少平台例如Uber、Deliveroo製造咗唔少零散工,美其名係享受靈活工作時間,事實係冇晒勞工保障,Uber甚至抽司機1/4嘅人工做佣金,非洲既Uber司機每日搵既錢只係夠填飽個肚。

唔少同學用緊嘅補習平台都會收取佣金,時不時都會有同學喺CU Secrets 呻某啲平台既質素好差,堂費被壓榨到好低不特只,動輒又話要行政費或賠錢,配對學生又成日出問題冇得追究……

〖咩係平台合作社?〗
平台以「合作社」形式營運,合作社成員共同擁有平台,每個成員都可以參與決策。例如美國既Green Taxi Coop 就係共乘平台合作社,成員超過一千人,定期開會共同決策。收入扣除咗未來發展基金,所有餘款都會喺每年年底發還返畀社員。

**講座講乜?**
我們會邀請邱林川教授及阮耀啟博士分享,講座主要圍繞以下問題:
1. 合作社在香港面對什麼限制和機遇?香港有沒有平台合作社?
2. 平台合作社是如何運作的?
3. 大規模的合作社成員超過一千名,如何踐行「所有社員一人一票、民主決策」?
3. 外國例子要應用在香港,面對甚麼問題?
4. 香港平台合作運動有甚麼長遠策略?例如會從哪一個範疇著手去推廣平台合作社?
5. 2018年,亞洲歷史性地舉辦了第一次平台合作主義聯盟大會,講者對合作社有甚麼新想法?

—————————————————————————
講者:
邱林川教授
《平台點合作》作者之一;香港亞太政策研究所社會創新中心聯席主任;香港平臺合作運動發起人之一;香港中文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副教授。主要研究信息傳播技術、數位勞工與階級、全球化及社會變遷。

阮耀啟博士
《平台點合作》作者之一;香港社會效益分析師學會創辦人並擔任其行政總裁,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創新研究中心研究統籌,致力推動社會經濟及社會影響評估的發展。

~~~~~~~~~~~~~~~~~~

[紮根中大十八載 ‧ 繼承兩世紀實踐 ‧ 細訴一生走來路]系列展覽活動:

平時我們光顧的「女工」全名是「女工同心合作社」,自2001年紮根中大。鮮為人知的是社員也是草根行動者,親歷多場勞工、民主抗爭。是次一連兩週、各四日的展覽,就是要向大家呈現:女工合作社本身就是場抗爭。

共同擁有業務下,社員不受老細壓榨,一同決定「點做嘢」。陳健民教授憶述「和平佔中」商討日中發現:「其實人喺出面嘅大企業打工….. 每日嘅生活令佢哋習慣專制……合作社確實係打破資本主義嘅思考方式。」

展覽中,你將一窺兩世紀前展開的合作社運動長河,其覆蓋工種之多、聯盟之可能。展覽末,女工姐姐將親口細訴從失業女工、農民、主婦再尋定位、結識海外同伴的心聲。

女工扎根的范克廉樓地庫池畔舖位,今年將面臨第四次公開招標。未來「女工夜話」等一系列活動上,我們期待與你在一買一賣以外,互相認識,一齊構想未來路向!

展覽詳情:
日期及地點:6-9/3 (YIA G/F), 11-15/3 (文化廣場)


53651577_2407229979322452_4649011779605626880_o.jpg

廣告

影片|跨地反血汗工場: 什麼是無枷鎖合作社運動no-chains

 

無枷鎖合作社運動
打破資本壟斷 締造沒有工奴的世界!
[No Chains的成立源於2009年3月12日,一名阿根庭合作社和社區組織La Alameda的成員與泰國工廠 Dignity Returns的合作社成員,於曼谷的一個勞工會議中結識。在此契機下,La Alameda和Dignity Returns商定了共同成立一個合作社品牌,由雙方的工廠以合作社管理形式生產製衣,並為這些「非血汗式生產」的製衣品舉辦了國際設計比賽,期望引起國際社會對環球製衣業勞工問題的關注。

2010年6月4日,兩所合作社以「No Chains」的品牌推出了第一批產品。No Chains自此成為一個合作社產品的品牌,而其合作社網絡亦自此不斷擴張。No Chains不單只希望為製衣業工人發聲,更期望將合作社生產模式推廣到更多領域,實現真正「由工友自決、自治、民主治理的工作場所」…目標 : 建立一個由製衣業工人以合作社形式生產、尊重勞動者尊嚴和抵制剝削和奴役的合作社網絡。

使命:
透過推動藝術家、創作人、消費者、和社會大眾對合作社運動的認識和參與,改善世界各地數以百萬計、在奴隸般處境下生存的工人之待遇。
推動和宣揚合作社形式下的民主、平等、工人自治和公義的工作場所。
支援和參與各類為製衣業工友爭取勞工權益和改善工作待遇的抗爭 。

為了達成以上這些使命,No Chains的合作社不單會以一個社員間謀取生計的工作場所存在,而是更重要地在企業和政府對勞動者的欺壓下成為他們的抗爭基地!]
~轉載自:http://www.nochains.net

這個強調工人民主管理和生產過程的跨地區聯網現時包括:
阿根庭:十二月二十合作社 cooperativa asamblea, 20 di deciembre
泰國:尊嚴回歸合作社 dignity returns cooperative
菲律賓:利沙巴蘭度團結集體 liza balado’s solidarity collective
香港:香港婦女勞工協會。環保升級創作隊 hong kong women workers association, upcycling garment cooperative

請支持無枷鎖合作社運動
打破資本壟斷
締造沒有工奴的世界!
香港區:香港婦女勞工協會27904848

想支持這個運動的你,可以:
1) 支持我們的產品~購買no-chains t-恤

2) 支持香港區無枷鎖合作社~車衣訂單請與[環保升級創作隊]商討:個人或一批皆可
~~~~~~~~~~~~~~~~
共同創作:
泰國尊嚴回歸合作社
阿根庭十二月十二日合作社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環保升級車衣隊

草根.行動.媒體
影行者

production:
argentina: december 12 cooperative
thailand: dignity returns cooperative
hong kong women workers association: upcycling garment team

grassmediaction
v-artivist

轉載|[社會經濟]面面觀系列報導(系列一 改善合作社政策)

轉載自 [草根.行動.媒體]

[社會經濟]面面觀系列報導(1-4)

 

編按: 在很多人的眼中,謀生,指的是在連鎖企業底下工作。經濟,必然以偌大的規模進行。然而,回歸社區,不以大集團為平台,在社區內發展小規模經濟,情況又會是怎樣?

81日,香港婦女勞工協會及香港浸會大學主辦了「社會經濟及合作社政策論壇2016」。論壇涵蓋4個範疇,包括1) 改善合作社政策、2) 推動環保回收經濟、3) 推動社區小型食物生產、4) 發展社區貨幣 (例如時分劵)5) 落實小販墟市政策。一眾社區經濟團體職工分享經驗之餘,向數位超級區議會的候選人提問,倘若當選,如何促使政府改善現行政策。

系列一) 改善合作社政策

職工合作社處境及困難
1)
十人同行方可註冊

合作社聯會的代表指出,目前,本港註冊合作社有195間。合作社的數量,本來不止於此,惟政府規定最少十人才可註冊合作社,令很多有心人卻步。縱觀其他國家,在韓國,註冊合作社只需5人,中國內地更只需3人即可。本港的規定,對小規模生產的合作社而言,可謂相當苟刻。

2)法例過時 沿用漁農合作社的附例規管職工合作社

195間本地註冊合作社中,農業/漁業合作社佔大多數,職工合作社只有8間。時至今日,職工合作社已發展成小賣店、清潔、陪診等多元化的服務,在不同的範疇實踐民主協商、尊嚴勞動。然而,政府沿用70年代起的做法,以漁農合作社的附例規管職工合作社的註冊,十分過時。政府目前的條例,令職工合作社的法例身份含糊。

3)小量入貨 價格難競

再者,目前合作社經營環境十分困難。以女工同心合作社 (小賣部) 為例,它設立於中文大學,附近便是大型連鎖超市百佳,女工的價錢只要稍為比百佳貴,已經很難與其競爭。然而,合作社大多以小本經營,由於小量入貨,賺取的利潤又要根據國際合作社原則用於承擔社會負任(例如捐款給罷工中的工人),不能隨意分紅,定價有一定的壓力。


有什麼問候選人?

合作社聯會代表遂向超區候選人提問政府官員曾表示,合作社若連10個人都養不起,不值得去搞,候選人對此有何看法。另外,合作社的股金遠比連鎖集團少,但卻要繳交與大財團一樣的利得稅比率 (17.5%),沒有稅務上的優惠,候選人認為是否合理。最後,職工合作社竟然是由風馬牛不相及的漁農署管理,條件是否過時

超級區議會候選人回應摘要 (發言次序由抽籤決定)

1)街坊工友服務處 梁耀忠:

合作社釋放婦女勞動力

梁耀忠以童年時目睹一些婦女會在家中摘芽菜為例子,認同合作社一類的社區經濟活動能夠釋放婦女勞動力,讓婦女有機會參與社區經濟發展。

政府應重新修定合作社條例

梁點出六、七十年代的時候,香港社會以工業、農業為主,設立合作社,主要是為了協助農友出售農產品,固此合作社由漁農署規管。然而時至今日,農業已經息微,合作社的貨品總類已不限於農產品,梁坦言政府的規管僵化,在農業息微的今日仍然沒有去翻新,梁認為,政府應重新修定法例。

基金、委員會民主化

梁建議在大會提出的幾項政策目標上,加入「民主化」一項。目前,支援社會經濟發展的基金和委員會審批時,往往偏袒與政府關係密的團體。梁認為這些基金和委員會應該民主化,以民意,而非政策取向主導。

2)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 何啟明

合作社不只是一盤生意

何啟明曾經擔任聖雅各福群會的公平貿易推廣大使,向學生推廣公平貿易的概念。何認同尊嚴勞動的理念,認為政府提出合作社連十人都養活不到,便不應設立,是以做生意的角度看待合作社。然而,不是每一項的經濟活動都以賺錢作考量。何認為合作社強調尊嚴勞動、公平貿易等的價值,應該獲政府支持。

政府應提供政策上的協助

何認同政府應該把10人方可註冊成立合社的人數限制調低,並為合作社提供稅務優惠。

3)新民主同盟 關永業

自主勞動 街坊互相連結支援

關永業指在社區內,有很多婦女用自己的方法謀生,例如替人照顧新生嬰兒,其他街坊亦不時在區內提供維修、煮食等服務。他認為設立合作社能讓這些人士走在一起,起互相支援之效。

合作社註冊人數要求苛刻

關同意10個人方可以成立合作社的規定,相比其他國家,的確有改善的空間。他續指出目前在《公安條例》下,申請成立社團 (註冊社團可向區議會申請資助,舉社區活動)3人即可,反合作社的人數要求,十分苛刻。

基金、委員會向建制派傾斜

關同意梁耀忠所講,目前很多支援社會經濟的基金申請和委員會都被政治化,向建制派團體傾斜。他舉例指0506年的時候,民政事務署開辦名為「伙伴倡自強」的計劃,在大埔墟只得一個親建制的社團獲授權營運,但營運情況卻不甚理想。關認為,相關的審批需符合「公平、公正、公開」的原則,審批的準則和過程,要更加透明。

(待續)

第五屆「無枷鎖」No-chains圖案設計比賽

無枷鎖(No-Chains)是一個無血汗品牌,也是由全球五個不同地方( 泰國、阿根廷、印尼、菲律賓及香港) 的工人合作社組成的聯盟,共同為製衣業的無枷鎖生產鏈(No-chains)而奮鬥! 無枷鎖No-Chains的工人合作社是根據民主、平等及自主管理原則而運作生產。

第五屆「無枷鎖」No-chains圖案設計比賽開始接受報名。如果你支持合作社理念,想自己的設計在國際合作社作生產,給不同國家人士看到,機會來了,快寄來你的獨到設計參賽啦!

IMG-20160519-WA0000.jpg

報名及詳情,請參考以下網址:
http://www.hkwwa.org.hk/no-chains-t-shirt-competition/

[合作社, 你都做得到] 第三回:食品合作社

本特輯系由香港婦女勞工協會及第五屆草根行動媒體工作者實習計劃合力製作,一系列三集,分別簡介本地與外地的合作社經驗,希望讓公眾更了解合作社的「經濟民主」理念。
每段短片都包含三個部份:
一) 外地經驗篇

二) 本地經驗篇

三) 合作社小信箱
~~~~~~~~~~~~~~~~~~~~
這一集由本地的女工同心合作社的社員們為我們 介紹美國的全麥烘培合作社,和她們自己所參與的合作社, 對比一下, 了解更多。1960和70年代是美國反抗運動的黃金時期,除了大量反戰、婦女解放、種族平權等等的大型示威和佔領運動之外,反抗者發展了強大的反文化,提出另類的生命觀,包括關心他人和大自然、藝術文化的表達與自我解放等等。雖然運動整體最後在各種複雜社會原因下瓦解,但有志於另類可能性的人仍不斷成立公社和合作社,以企探討把政治和經濟共冶一爐的民主生活。可惜,合作社要求大家堅持的人與人的磨合、了解、溝通以達民主管理,也需要盆生意令社員可維生。這個要求,可能與當時大家追求的個人主義式自由有點衝突,於是很多合作社不多久便倒閉。不過,仍有少數能堅持下去的種子,亦開啟了當代的美國合作社運動。全麥烘培合作社就是其中一間堅持得比較久的合作社,就讓女工同心合作社的社員為大家介紹吧!

大家時常把民主與民生分成兩種概念,但其實,政治與經濟相輔相成。民主就是個人可以較大範圍地掌握影響自己的決定,如此民主需要耐性、包容與協商,也需要勇敢面對衝突和意見分歧。
合作社體現的,是一種經濟民主的理念, 為了讓參與的工友得到尊嚴的工作, 做一個不只做生意,不只揾食, 關心他人, 能民主協商的理念。

今集乃是這個系列的最後一集,後會有期啦!如有興趣了解更多合作社的事,可與香港婦女勞工協會聯絡。

鳴謝: 女工同心合作社
製作: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
(財困籌款中)
網址:http://www.hkwwa.org.hk
facebook:香港婦女勞工協會

第五屆草根行動媒體工作者實習計劃 http://grassmedia.wordpress.com

第一回:清潔合作社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5ZXWB1pNTI
第二回:車衣合作社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jOAMqlrmq0

(影片)[合作社,你都做得到]: 第一回: 清潔合作社

轉載自:草根. 行動. 媒體

本特輯系由香港婦女勞工協會及第五屆草根行動媒體工作者實習計劃合力製作,一系列三集,分別簡介本地與外地的合作社經驗,希望讓公眾更了解合作社的「經濟民主」理念。

每段短片都包含三個部份:

一) 外地經驗篇

二) 本地經驗篇

三) 合作社小信箱

這一集由本地的環保姨姨清潔合作社姐姐們合力演出, 介紹美國的清潔合作社經驗與本港的清潔合作社, 對比一下, 了解更多。
大家時常把民主與民生分成兩種概念,但其實,政治與經濟相輔相成。民主就是個人可以較大範圍地掌握影響自己的決定,如此民主需要耐性、包容與協商,也需要勇敢面對衝突和意見分歧。
合作社體現的,是一種經濟民主的理念, 為了讓參與的工友得到尊嚴的工作, 做一個不只做生意,不只揾食, 關心他人, 能民主協商的理念。

下集預告: 車衣合作社:阿根庭和香港

鳴謝: 環保姨姨清潔合作社

製作: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 http://www.hkwwa.org.hk
(財困籌款中)
第五屆草根行動媒體工作者實習計劃 http://grassmedia.wordpress.com
(第六屆招生中!)

[廣場和廣場之外]系列: [故事二.阿根庭媽咪: 自己生計自己救,不靠政府大財團]

轉載自 [草根.行動.媒體]
[廣場和廣場之外]系列報導

編按今年九月尾,香港發生近五十年最大型的公民抗命,為的是爭取民主。民主不是賜予的,而無論政治還是經濟方面的當權者,都不會輕易把人民的權力歸還,所以爭取過程必定是艱鉅的。爭取民主有抗爭和建立兩個部份,抗爭是抵抗當權者的惡行,盡力不讓不可挽回的壞事發生建立則是要摸索更良好的社群建立模式和尋找生活各方面自主的方式,兩者須有互相配合,民主社會才能健康發展

就在幾萬香港人努力爭取普選時,還有幾百萬香港人可能仍未覺得關自己事。民主的理念如何不單是道德感召,而可以有機地打入一般人的日常生活中,其實不單止是長期工作,也是刻不容緩的工作。

在世界上,曾有不少在廣場大抗爭之後,努力把民主思考帶到社區,帶到基層的工作。[草根.行動.媒體]此次專輯,希望把這些例子介紹給大家,讓不同才能與傾向的人,在民主運動中,想像不同的崗位,找到互相配合的可能性。

阿根庭媽咪自己生計自己救,不靠政府大財團

大家對台灣的反服貿運動,應該記憶猶新。但其實,這種反對全球大佬貿易不公平條約的運動,早十幾二十年都有啦。南美洲國家阿根庭,除了足球勁,人民也非常勁,能在大型示威抗爭的同時,發展出持久而有深度的基層民主:年青人諗下,如果出街佔領,阿媽們普遍不單不反對,仲幫你裝足行裝地去,甚至一齊去,咁樣係咪奇妙新世界?

一)當全國的銀行櫃員機都無哂錢

2001年,世界貨幣基金(IMF游說阿根廷政府進行新自由主義經濟(即是香港無條件奉行果隻。民選總統孟年(Menem)為了吸引跨國企業到阿根廷發展,於是開放國內市場削減公共開支,甚至將公營事業國有企業的所有權轉讓給私人。可是,因國際炒家倒賣阿根庭貨幣,令阿根庭貨幣一夜之間大幅貶值,所有跨國銀行亦於同一夜撤資,國際私人公司帶著資金紛紛外逃。同時,新自由主義經濟令到政府沒有任何法例可以阻止外資挾帶私逃。

阿根廷政府因國家公有財產所剩無幾,無力救市,令全國經濟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銀行櫃員機全部停用,銀行倒閉,所有基層和中產人民的儲蓄一夜化水;不少廠主撤資,工廠結業,令失業率攀升,半數人口活在窮貧線下。2001年,阿根廷的經濟全面崩潰。

Cacerolazo

banco_Nacion

咁樣崩潰法,人民當然上街抗議啦,全國的叔伯嬸婆,拎哂家中的砂煲冷撐出來敲著示威,當時的傳媒就話這是「砂煲冷撐的革命」。大家抗議了半天,嬲到啲師奶連銀行玻璃都打爛埋,可是時間長了,便會想:這個總統都是一人一票普選出來都搞成咁,這樣落去也不是辦法,把權力交給權貴都是無用啦,自救為上策!

人民終於體會到:經濟制度的不民主下,即使普選一個總統也會出事,於是,開始了堅持至今、令人振奮的經濟制度民主自救運動。

 

二) 工人自主的「復廠運動」

被廠主遺下,失去收入來源的阿根廷工人,深深體會新自由經濟制度的壞處。為了搵食,12000名工人在2003年發起了「復廠運動」(takeover。他們以「佔領、抵抗、生產」(OccupyResistProduce)為口號,一起走那些他們曾經工作過空置工廠,以合作社的模式令工廠重新運作

20100503-BsAs-La-Alameda-012-600x399

合作社?好多人以為是中共的大鑊飯,實質不是,合作社是在多個資本主義發達地區如美國都盛行的一種工作模式。

在這個「唔要老闆 」的運作模式之下,人人都是老闆。工廠和公司都工人集體經營,少了僱與僱員的主客關係,令人人平等,沒有剝削。所有決策、分工都是透過會議決定,大家平等分享利潤。由於盤生意是自己的,大家都想準時出糧,於是,人人都很關心盤生意,發揮出人的自我管理力量,可以更有尊嚴地工作和生活。

這個運動是由一班成衣廠的師奶發起,然後蔓延到金屬廠、食物廠等等。慢慢,全國的合作社工廠組成一個經濟鏈,救市不用等政府救市,而因民眾自發的民主經濟制度就發生了。

544642_438266996262743_1399180794_n

 

三) 做生意的不自私 顧客變成好街坊

這種合作社工廠的「特別」之處,在於生產者和消費者再不是陌路人。合作社工廠的產品不會經銷到國外,而是直接服務附近的社區。以一間由12名車衣女工創立的成衣品牌[阿麗世界]為例,他們的產品一半是直接賣到消費者手上,另一半則以傳統的訂單模式賣給社區外的顧客。濟濃(Zanon)工廠的經驗可說是最動人的一個。濟濃所有生產的貨品會以合理的價格賣給顧客,更有部分是捐給社區。透過善意的貿易,[阿麗世界]和濟濃都證明了,做生意不一定要自私,互惠互利最實際。

這不是童話,事情當然無咁簡單。

根據阿根庭「法律」,無論是經營中或已停辦的工廠,都屬僱主私人財產,因此「復廠運動」被視為「非法闖入」和「盜取他人財物」。 反觀香港:一間小舗做生意做到成為社區的一份子,在香港還是會見到,只是,若那間舖被政府定為非法,或被地產商加租迫遷,甚至因而結業時,除了同情和可憐,我們似乎就無能為力了。

zanon8

279825

1382158_541540012585297_1535859541_n

可是,在阿根庭,當警察來驅趕濟濃的工人時,濟濃獲得了顧客街坊的壓倒性支持,令警察一次又一次地退卻。數以千計的支持者來到濟濃,以「濟濃是屬於人民的」口號,設立路障,結集示威,保衛工廠,保護屬於他們的經濟制度。當全國第一間合作社廠[布克曼製衣廠]差點被警察查封時,更有全國成千上萬的人來到廠前守衛它。

 

四) 無錢也有自由?--政治與經濟如何以民主掛鈎

我們常聽到有人話:「有錢有自由」。這是因為,錢所代表的經濟能力,能買掉你的時間,亦即你實踐自由的可能。換句話,老闆每日買你的生命九個至十幾個鐘,當你都無時間,身心俱疲,就很難有時間心力關心其他事。可是,越是長工時越是受壓迫的低薪人士,卻是最需要關心政治以保障自己的人。

越無經濟能力,就越難有政治權力,這,就是打工仔女的悲哀。老實,現代獨裁政治唔洗搞咁多野,搞[長工時+高地價+高通漲]就可以搞掂:這點香港人都深有體會啦。

阿根庭的顧客街坊可以叫得出「呢間廠/舖是屬於人民的」這種口號去捍衛它的存在,不單是捍衛一間廠,而是捍衛一種「無錢也應有自由」的經濟民主理念,正是:自己生計自己救,不靠政府大財團。

PTC-CACEROLAZO 11-25/01/02

~~~~~~~~~~~~~~~~~~~~~~~~~~~~~~~~~~

參考:

[廣場以外]--第十二屆香港社運電影節 http://smff2014.wordpress.com

[砂煲冷撐的探戈]-- 第四屆香港社運電影節http://www.smrc8a.org/v1/smff2006/series01a.htm

[爭取過才真正屬於你]-- 第三屆香港社運電影節

http://www.smff.blogspot.hk/2005/11/take_113077991004439963.html

香港勞資關係協進會http://www.iri.org.hk/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http://www.hkwwa.org.hk/

本系列其他故事:

故事一:從十蚊牛奶開始的師奶民運http://wp.me/p2HdPx-1e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