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政治’

轉載|針對林鄭月娥提出『80萬出租公屋足夠論』之聲明

轉載自【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22861390_1495927943830549_489255771558832435_o

根據明報專訪,特首林鄭月娥為其房策理念解碼,計劃會將出租公屋單位由76萬個增至80萬個,並認為只要能保持公屋單位流動性,這個數量已足夠照顧基層家庭需要,故日後可將大部分新建公屋轉作「綠置居」(綠表置居先導計劃)項目出售。林鄭月娥聲稱此舉可騰出不同區域的單位予輪候冊上申請人,亦可減輕房委會在營運出租公屋上的財政負擔。關注基層住屋聯席對此房策理念感到十分憤怒,林鄭月娥的房策「離地萬丈」,罔顧基層住屋權,而且將公屋居民及公屋輪候者置於對立面,營造虛構的利益衝突。就著林鄭月娥提出的公屋封頂言論,聯席認為有以下幾個謬誤。

I. 80萬個公屋單位真的足夠?

現時公營出租房屋的家庭輪候戶數(單身輪侯人士除外)已超過15萬,且正在不斷增加中,由於大部份香港市民的工資增長遠追不上租金加幅,令越來越多基層家庭跌進公屋輪候網,盼望早日脫離已失控的私人租務市場;然而,現時全港公屋的供應為76萬個單位,按照林鄭思維,如果香港只需要80萬公屋單位個就足夠,即是來年的興建目標只會增加4萬個;如果用15萬輪候戶數減去 4萬個新建單位, 即是未來有11萬個家庭需要住進舊式公屋。

先撇開公屋租戶只能入住舊屋的問題不談,但是未來是否真的會有11萬個公屋戶搬走?綠置居和居屋是否足夠盛載這些家庭?如果不能,公屋輪候時間便會進一步延長,令基層上樓無望。如果沒有更多公屋可以作為輪轉之用,公屋戶將會無可避免地被邊緣化,流轉亦會減慢,之後有真正住屋需要的人士想申請公屋,也將要面對超長的輪候時間,而公屋邨亦將會進一步貧窮化。

根據林鄭的邏輯,只要公屋戶買一個「綠置居」,便會有一個公屋單位騰出來,令大眾信以為真。但是,根據影子長策會的分析,「回收公屋」的原因有許多,包括自願遷出、被要求遷出、因購買居屋或租置單位而遷出;以2014/15年度為例,「租戶自願遷出」有5012個,「發出遷出通知書」有1453個,「購買居屋/租置單位」有1051個,累計「淨回收」共有7516個,即是每年淨回收的單位由7000多至9000多個不等。換句話說,即使沒有綠置居,這些公屋單位本身也會因為各種原因被回收,讓輪候冊上的家庭入住。

相反,新的綠置居因條件限制,將會因為「被賣斷」而失去了成為「回收公屋」的機會,政府未來若把數萬個新建公屋單位改為綠置居,以萬計的單位將不會再有住戶因「自願遷出」、「遷出通知書」等原因而回收,進而減了公屋騰空的數字。以租置計劃為例,由1998年至今,房委會的租置計劃已賣斷超過12萬個單位,不會再回收予輪候冊人士。長遠而言,改建「綠置居」規模愈大,賣斷的單位愈多,可回收的單位愈少,而長遠輪候時間也愈長。

II. 出售公屋可紓緩房委會財政壓力?

林鄭月娥聲稱,在興建成本相同的情況下,將出租公屋轉作出售,可紓緩房委會財政壓力,令房委會資金回籠,繼續有足夠財政資源興建新項目,並表示:「在現時情况,公屋若用作出租,收回來的租金不足夠填補差餉、管理費及維修費用,所以每建一間出租公屋單位,就加重房委會的財政負擔」。聯席認為此番論述存有誤導成分,將提供「可負擔房屋」的責任全數歸於房委會,而不是整個政府的土地政策,照此謬論推算下去,公屋究竟應該出租亦或出售,只是房委會的財政問題,那麼政府就不用負上責任去保障公屋供應。

事實上,回歸初期頭五年的土地收入只有1,563億元,直至2012-2016年間,土地收入已達到4,204億元,根據本土研究社的數據整理,政府過往的土地收益飆升了1.7倍,相反,公屋單位的供應數量不升反跌,配現時有8萬4千間。參考房委會報告,公營房屋佔整體公共開支的比例,由1997年約15%,大跌至近年的6%,反映出政府對於公營房屋的投資其實一直在緊縮。

政府過去一直實行高地價政策,令香港的私人住宅價格高企,難以為普通市民可負擔,所以政府絕對有負責為市民提供「可負擔房屋」,以避免自由市場及樓宇炒賣削弱市民的住屋權。因此,既然土地收益高達4,204億元,政府照道理應當用部份收入去興建更多公營房屋,以減少市民的住屋成本,去「平衡」香港整體的住屋開支。林鄭月娥的房屋策略,一味將出租公屋的供應和房委會的財政掛勾,明顯是在為政府撤出供應出租房屋市場而鋪路。

III. 綠置居不會影響公屋輪侯時間?

林鄭月娥指,增推綠置居不會影響輪候冊上樓的機會,最多只是收回單位要裝修6個禮拜;事實上,公屋編配的行政安排,其實遠比林鄭所指的6星期更長,由公屋租戶申請綠置居、申請人視察單位、買家辦理按揭手續、公屋租戶遷出、遷出後房委會翻新、輪候冊人士視察單位,最後輪候冊人士真正入住。林鄭所指的6個星期,主要是指翻新時間,若然把其他行政安排計算在內,動輒便要多幾個月,長遠一定會延長基層家庭上樓的時間。

總結:
因此,關注基層住屋聯席要求

  1. 必須恢復公營出租房屋的數量緊貼長遠房屋策略之目標,未來五年必須維持公營出租房屋供應量超過75000個,另外未來十年供應保持在200000個。
  2. 必須立即停止以綠置居取代公營出租房屋,確保未來公屋有足夠單位數量輪替。
  3. 必須增加公營出租房屋在整體房屋興建目標的比例,不應以資助出售取代公營公屋供應蒙混過關。
  4. 必須檢討房委會自負盈虧的財政方針,政府需要額外注資興建公營房屋。
廣告

[廣場和廣場之外]系列: [故事二.阿根庭媽咪: 自己生計自己救,不靠政府大財團]

轉載自 [草根.行動.媒體]
[廣場和廣場之外]系列報導

編按今年九月尾,香港發生近五十年最大型的公民抗命,為的是爭取民主。民主不是賜予的,而無論政治還是經濟方面的當權者,都不會輕易把人民的權力歸還,所以爭取過程必定是艱鉅的。爭取民主有抗爭和建立兩個部份,抗爭是抵抗當權者的惡行,盡力不讓不可挽回的壞事發生建立則是要摸索更良好的社群建立模式和尋找生活各方面自主的方式,兩者須有互相配合,民主社會才能健康發展

就在幾萬香港人努力爭取普選時,還有幾百萬香港人可能仍未覺得關自己事。民主的理念如何不單是道德感召,而可以有機地打入一般人的日常生活中,其實不單止是長期工作,也是刻不容緩的工作。

在世界上,曾有不少在廣場大抗爭之後,努力把民主思考帶到社區,帶到基層的工作。[草根.行動.媒體]此次專輯,希望把這些例子介紹給大家,讓不同才能與傾向的人,在民主運動中,想像不同的崗位,找到互相配合的可能性。

阿根庭媽咪自己生計自己救,不靠政府大財團

大家對台灣的反服貿運動,應該記憶猶新。但其實,這種反對全球大佬貿易不公平條約的運動,早十幾二十年都有啦。南美洲國家阿根庭,除了足球勁,人民也非常勁,能在大型示威抗爭的同時,發展出持久而有深度的基層民主:年青人諗下,如果出街佔領,阿媽們普遍不單不反對,仲幫你裝足行裝地去,甚至一齊去,咁樣係咪奇妙新世界?

一)當全國的銀行櫃員機都無哂錢

2001年,世界貨幣基金(IMF游說阿根廷政府進行新自由主義經濟(即是香港無條件奉行果隻。民選總統孟年(Menem)為了吸引跨國企業到阿根廷發展,於是開放國內市場削減公共開支,甚至將公營事業國有企業的所有權轉讓給私人。可是,因國際炒家倒賣阿根庭貨幣,令阿根庭貨幣一夜之間大幅貶值,所有跨國銀行亦於同一夜撤資,國際私人公司帶著資金紛紛外逃。同時,新自由主義經濟令到政府沒有任何法例可以阻止外資挾帶私逃。

阿根廷政府因國家公有財產所剩無幾,無力救市,令全國經濟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銀行櫃員機全部停用,銀行倒閉,所有基層和中產人民的儲蓄一夜化水;不少廠主撤資,工廠結業,令失業率攀升,半數人口活在窮貧線下。2001年,阿根廷的經濟全面崩潰。

Cacerolazo

banco_Nacion

咁樣崩潰法,人民當然上街抗議啦,全國的叔伯嬸婆,拎哂家中的砂煲冷撐出來敲著示威,當時的傳媒就話這是「砂煲冷撐的革命」。大家抗議了半天,嬲到啲師奶連銀行玻璃都打爛埋,可是時間長了,便會想:這個總統都是一人一票普選出來都搞成咁,這樣落去也不是辦法,把權力交給權貴都是無用啦,自救為上策!

人民終於體會到:經濟制度的不民主下,即使普選一個總統也會出事,於是,開始了堅持至今、令人振奮的經濟制度民主自救運動。

 

二) 工人自主的「復廠運動」

被廠主遺下,失去收入來源的阿根廷工人,深深體會新自由經濟制度的壞處。為了搵食,12000名工人在2003年發起了「復廠運動」(takeover。他們以「佔領、抵抗、生產」(OccupyResistProduce)為口號,一起走那些他們曾經工作過空置工廠,以合作社的模式令工廠重新運作

20100503-BsAs-La-Alameda-012-600x399

合作社?好多人以為是中共的大鑊飯,實質不是,合作社是在多個資本主義發達地區如美國都盛行的一種工作模式。

在這個「唔要老闆 」的運作模式之下,人人都是老闆。工廠和公司都工人集體經營,少了僱與僱員的主客關係,令人人平等,沒有剝削。所有決策、分工都是透過會議決定,大家平等分享利潤。由於盤生意是自己的,大家都想準時出糧,於是,人人都很關心盤生意,發揮出人的自我管理力量,可以更有尊嚴地工作和生活。

這個運動是由一班成衣廠的師奶發起,然後蔓延到金屬廠、食物廠等等。慢慢,全國的合作社工廠組成一個經濟鏈,救市不用等政府救市,而因民眾自發的民主經濟制度就發生了。

544642_438266996262743_1399180794_n

 

三) 做生意的不自私 顧客變成好街坊

這種合作社工廠的「特別」之處,在於生產者和消費者再不是陌路人。合作社工廠的產品不會經銷到國外,而是直接服務附近的社區。以一間由12名車衣女工創立的成衣品牌[阿麗世界]為例,他們的產品一半是直接賣到消費者手上,另一半則以傳統的訂單模式賣給社區外的顧客。濟濃(Zanon)工廠的經驗可說是最動人的一個。濟濃所有生產的貨品會以合理的價格賣給顧客,更有部分是捐給社區。透過善意的貿易,[阿麗世界]和濟濃都證明了,做生意不一定要自私,互惠互利最實際。

這不是童話,事情當然無咁簡單。

根據阿根庭「法律」,無論是經營中或已停辦的工廠,都屬僱主私人財產,因此「復廠運動」被視為「非法闖入」和「盜取他人財物」。 反觀香港:一間小舗做生意做到成為社區的一份子,在香港還是會見到,只是,若那間舖被政府定為非法,或被地產商加租迫遷,甚至因而結業時,除了同情和可憐,我們似乎就無能為力了。

zanon8

279825

1382158_541540012585297_1535859541_n

可是,在阿根庭,當警察來驅趕濟濃的工人時,濟濃獲得了顧客街坊的壓倒性支持,令警察一次又一次地退卻。數以千計的支持者來到濟濃,以「濟濃是屬於人民的」口號,設立路障,結集示威,保衛工廠,保護屬於他們的經濟制度。當全國第一間合作社廠[布克曼製衣廠]差點被警察查封時,更有全國成千上萬的人來到廠前守衛它。

 

四) 無錢也有自由?--政治與經濟如何以民主掛鈎

我們常聽到有人話:「有錢有自由」。這是因為,錢所代表的經濟能力,能買掉你的時間,亦即你實踐自由的可能。換句話,老闆每日買你的生命九個至十幾個鐘,當你都無時間,身心俱疲,就很難有時間心力關心其他事。可是,越是長工時越是受壓迫的低薪人士,卻是最需要關心政治以保障自己的人。

越無經濟能力,就越難有政治權力,這,就是打工仔女的悲哀。老實,現代獨裁政治唔洗搞咁多野,搞[長工時+高地價+高通漲]就可以搞掂:這點香港人都深有體會啦。

阿根庭的顧客街坊可以叫得出「呢間廠/舖是屬於人民的」這種口號去捍衛它的存在,不單是捍衛一間廠,而是捍衛一種「無錢也應有自由」的經濟民主理念,正是:自己生計自己救,不靠政府大財團。

PTC-CACEROLAZO 11-25/01/02

~~~~~~~~~~~~~~~~~~~~~~~~~~~~~~~~~~

參考:

[廣場以外]--第十二屆香港社運電影節 http://smff2014.wordpress.com

[砂煲冷撐的探戈]-- 第四屆香港社運電影節http://www.smrc8a.org/v1/smff2006/series01a.htm

[爭取過才真正屬於你]-- 第三屆香港社運電影節

http://www.smff.blogspot.hk/2005/11/take_113077991004439963.html

香港勞資關係協進會http://www.iri.org.hk/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http://www.hkwwa.org.hk/

本系列其他故事:

故事一:從十蚊牛奶開始的師奶民運http://wp.me/p2HdPx-1e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