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民生’

轉載|針對林鄭月娥提出『80萬出租公屋足夠論』之聲明

轉載自【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22861390_1495927943830549_489255771558832435_o

根據明報專訪,特首林鄭月娥為其房策理念解碼,計劃會將出租公屋單位由76萬個增至80萬個,並認為只要能保持公屋單位流動性,這個數量已足夠照顧基層家庭需要,故日後可將大部分新建公屋轉作「綠置居」(綠表置居先導計劃)項目出售。林鄭月娥聲稱此舉可騰出不同區域的單位予輪候冊上申請人,亦可減輕房委會在營運出租公屋上的財政負擔。關注基層住屋聯席對此房策理念感到十分憤怒,林鄭月娥的房策「離地萬丈」,罔顧基層住屋權,而且將公屋居民及公屋輪候者置於對立面,營造虛構的利益衝突。就著林鄭月娥提出的公屋封頂言論,聯席認為有以下幾個謬誤。

I. 80萬個公屋單位真的足夠?

現時公營出租房屋的家庭輪候戶數(單身輪侯人士除外)已超過15萬,且正在不斷增加中,由於大部份香港市民的工資增長遠追不上租金加幅,令越來越多基層家庭跌進公屋輪候網,盼望早日脫離已失控的私人租務市場;然而,現時全港公屋的供應為76萬個單位,按照林鄭思維,如果香港只需要80萬公屋單位個就足夠,即是來年的興建目標只會增加4萬個;如果用15萬輪候戶數減去 4萬個新建單位, 即是未來有11萬個家庭需要住進舊式公屋。

先撇開公屋租戶只能入住舊屋的問題不談,但是未來是否真的會有11萬個公屋戶搬走?綠置居和居屋是否足夠盛載這些家庭?如果不能,公屋輪候時間便會進一步延長,令基層上樓無望。如果沒有更多公屋可以作為輪轉之用,公屋戶將會無可避免地被邊緣化,流轉亦會減慢,之後有真正住屋需要的人士想申請公屋,也將要面對超長的輪候時間,而公屋邨亦將會進一步貧窮化。

根據林鄭的邏輯,只要公屋戶買一個「綠置居」,便會有一個公屋單位騰出來,令大眾信以為真。但是,根據影子長策會的分析,「回收公屋」的原因有許多,包括自願遷出、被要求遷出、因購買居屋或租置單位而遷出;以2014/15年度為例,「租戶自願遷出」有5012個,「發出遷出通知書」有1453個,「購買居屋/租置單位」有1051個,累計「淨回收」共有7516個,即是每年淨回收的單位由7000多至9000多個不等。換句話說,即使沒有綠置居,這些公屋單位本身也會因為各種原因被回收,讓輪候冊上的家庭入住。

相反,新的綠置居因條件限制,將會因為「被賣斷」而失去了成為「回收公屋」的機會,政府未來若把數萬個新建公屋單位改為綠置居,以萬計的單位將不會再有住戶因「自願遷出」、「遷出通知書」等原因而回收,進而減了公屋騰空的數字。以租置計劃為例,由1998年至今,房委會的租置計劃已賣斷超過12萬個單位,不會再回收予輪候冊人士。長遠而言,改建「綠置居」規模愈大,賣斷的單位愈多,可回收的單位愈少,而長遠輪候時間也愈長。

II. 出售公屋可紓緩房委會財政壓力?

林鄭月娥聲稱,在興建成本相同的情況下,將出租公屋轉作出售,可紓緩房委會財政壓力,令房委會資金回籠,繼續有足夠財政資源興建新項目,並表示:「在現時情况,公屋若用作出租,收回來的租金不足夠填補差餉、管理費及維修費用,所以每建一間出租公屋單位,就加重房委會的財政負擔」。聯席認為此番論述存有誤導成分,將提供「可負擔房屋」的責任全數歸於房委會,而不是整個政府的土地政策,照此謬論推算下去,公屋究竟應該出租亦或出售,只是房委會的財政問題,那麼政府就不用負上責任去保障公屋供應。

事實上,回歸初期頭五年的土地收入只有1,563億元,直至2012-2016年間,土地收入已達到4,204億元,根據本土研究社的數據整理,政府過往的土地收益飆升了1.7倍,相反,公屋單位的供應數量不升反跌,配現時有8萬4千間。參考房委會報告,公營房屋佔整體公共開支的比例,由1997年約15%,大跌至近年的6%,反映出政府對於公營房屋的投資其實一直在緊縮。

政府過去一直實行高地價政策,令香港的私人住宅價格高企,難以為普通市民可負擔,所以政府絕對有負責為市民提供「可負擔房屋」,以避免自由市場及樓宇炒賣削弱市民的住屋權。因此,既然土地收益高達4,204億元,政府照道理應當用部份收入去興建更多公營房屋,以減少市民的住屋成本,去「平衡」香港整體的住屋開支。林鄭月娥的房屋策略,一味將出租公屋的供應和房委會的財政掛勾,明顯是在為政府撤出供應出租房屋市場而鋪路。

III. 綠置居不會影響公屋輪侯時間?

林鄭月娥指,增推綠置居不會影響輪候冊上樓的機會,最多只是收回單位要裝修6個禮拜;事實上,公屋編配的行政安排,其實遠比林鄭所指的6星期更長,由公屋租戶申請綠置居、申請人視察單位、買家辦理按揭手續、公屋租戶遷出、遷出後房委會翻新、輪候冊人士視察單位,最後輪候冊人士真正入住。林鄭所指的6個星期,主要是指翻新時間,若然把其他行政安排計算在內,動輒便要多幾個月,長遠一定會延長基層家庭上樓的時間。

總結:
因此,關注基層住屋聯席要求

  1. 必須恢復公營出租房屋的數量緊貼長遠房屋策略之目標,未來五年必須維持公營出租房屋供應量超過75000個,另外未來十年供應保持在200000個。
  2. 必須立即停止以綠置居取代公營出租房屋,確保未來公屋有足夠單位數量輪替。
  3. 必須增加公營出租房屋在整體房屋興建目標的比例,不應以資助出售取代公營公屋供應蒙混過關。
  4. 必須檢討房委會自負盈虧的財政方針,政府需要額外注資興建公營房屋。
廣告

新春桂林夜市 街坊有野講:[識做]是小販特性 建制政府請勿抹黑 政團請勿幫倒忙

轉載自 [草根.行動.媒體]

photo168342759746415005
今年周街都是食環人員和充公車

photo205190911971404266

文:深水師奶

作為一個深水埗桂林街一帶住左十幾年的師奶仔,對於今年無桂林夜市,真係好失望。

早個月就在網上見到民賤聯聲稱好多街坊唔鐘意新年有人擺賣,話污糟又有黑社會,就話今年要求食環嚴打。然後,又有各方蠢蠢欲動的政治團體,又有人去區議會示威,又有人搞記招,又有人話初一下午4-6擺檔明搞對抗,又有人話要幫啲小販搞好衛生和交通問題,叫食環唔好搞佢地咁話。各式其色,牌頭多到不得了,我都分唔清邊個打邊個啦。

小販係基層揾食方法之一,新年三日都唔通融下真係好無人情味,呢啲我梗係認同啦。有人出嚟搞下野撐下基層梗係好事,之但係果啲團體講咩呢?我好驚驚地發覺,點解有啲團體,雖然撐小販,但論調竟然同民賤聯無分別,都係話小販構成嚴重安全和衛生問題?佢地其實有無落區了解過情況,對小販的運作又有幾熟悉?

 

首先,[額外]的衛生問題?
有團體聲稱要來[協助小販處理衛生問題],其實我睇唔出有咩特別的衛生問題。即係唔係話無所謂[額外的垃圾],只不過平時嚟講,根本果一帶都好多小食店,垃圾筒迫爆、周地醬汁是常有之事。咁依呢個邏輯係咪要唔俾人係到開小食店?咁民賤聯又唔敢。咁即係所謂的額外垃圾,根本只是針對沒有資本開舖頭的小販啦。況且,所謂額外的垃圾,以我所見,主要不是小販的垃圾,而是消費者的食物袋/殘渣/跌落地上的食物等無處理好。

不過,作為桂林一帶的街坊 我親眼見到其實之前幾年食環署有放置大型的垃圾筒同垃圾袋,只要放多幾個就已能處理大量垃圾,不過都係有消費者唔乖的問題架啦。但經過一晚清潔工友的清理第二朝去拜年根本見乜春都見唔到。

當然, 如果有人話,明白到食環署的清潔工友辛苦,又外判又低薪仲成日俾人拖糧,因而想新年回饋下基層,幫下清潔工清理下都無話唔好。係,啲團體咁強調衛生問題, 即係認同了民話夜市特別污糟的說法啫作為街坊的我就覺得有誇大之嫌。

如果話係想擺個姿態攞大眾認同這些團體的想法的話,咁為左攞大眾認同而講啲與事實不符的野去過度屈左啲小販,又係咪問題呢?

 

第二,安全
啲團體又話,要規劃出小販區和行車線免得車人爭路唔安全喎。

其實,小販都係想揾食啫,都唔想出事搞到無得揾,所以,咁多年嚟,佢地都係擺埋路邊,一向都會有條車路俾車行。識做根本就是在縫隙生活的小販的特性,呢啲野,根本無須外人來做任何規劃。

就算平時要在福榮街/桂林街轉出元州街的車都不會行快車 因為大家都知果到好多人,成日有車落貨而且,係人都知新年呢頭係夜市,識野的車都唔會駛入嚟,駛得入嚟預左塞少少,新年流流,大家都會自動調較。呢啲野,好自然啫。大家唔好好學唔學,學埋香港政府事事都要管理的態度,否認哂小市民互相協調的空間喎。

車路嚟講,平時桂林夜市主要集中在福榮/福華之間一段桂林街以及十字路口小小位。如果有車需要轉入元州街大路,隔個街口就有南昌街可選擇,在福榮街入桂林街轉上一條就係元州街,果段桂林街通常並非夜市範圍。同時,新年的晚上根本不會好多好多車,所謂交通問題,根本多餘,揾野嚟講。

民間團體有咁樣的建議根本等於認同民聯話小販就一定係不自律。我唔係想話小販個個好有公德心好自律,而係想話呢種自律有好功利的原因,就係[揾食要識做],故所謂規劃小販區和車路根本沒有必要。

 

小小感想:
講真,我都知有啲呢頭的業主成日嫌深水埗窮,搞到佢層樓無得升值。相信民賤聯都係群埋呢類業主,嚟搞呢單打壓小販。但選舉現實就係,不一定住係到的業主,好可能有選票;但日日係到生活的基層租戶和小販,就好可能無選票。呢單打壓熟食小販,好明顯就係香港啲有產階級欺壓基層啫。

最後,如上所述,如我呢十幾年的觀察,民賤聯對桂林夜市小販的指控係咪要接受為全部事實都成疑問,咁點解反而要就住民賤聯的分析和口味,來聲稱由民間對小販進行規管?咁會唔會反而變成為插旗而屈左小販?

昨夜某團體在黃金外插旗搞論壇,成絛街無小販出來接受佢地的民間規管,食環車和人員就一堆。企左一陣聽果兩位係到插旗的後生講野,講兩句就重覆話政府偏幫大陸人,欺負香港人,好似鬧大陸人就係萬能key可以解決所有問題咁。關心下基層哽係好,民間自己規劃亦係好主意,但係好多民生事務唔係咁簡單架,如果係為街坊好的,就真係要了解多啲事實層面的問題囉。

即係個問題可以咁問,個矛盾仲明顯啦:點解有錢租舖的熟食檔,佢地啲消費者搞污糟啲地方,就無人因此要取締舖頭;相反,無錢租舖的熟食小販,只不過新年擺三日,佢地啲消費者搞污糟啲地方,就入哂小販數,仲咁惡話要取締?
仲唔係迫小商販交貴租的地產霸權意識作怪?

photo205190911971404267(1)

延伸閱讀:

「最自由經濟體」的雙重標準: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20708

那夜凌晨,我在深水埗桂林夜市… http://dicky828.blogspot.hk/2014/02/httpswww.html

(本文作者另一文章: [豆腐主義]連鎖店以本傷人,欺人太甚!

昨天下午,在佔領旺角現場與司機大佬一席話

莫兒

作者按:以下司機大佬的話,可能對一些朋友來說,好唔啱聽。可是,他對於眼見學生哥被欺負的義憤,帶著平日被紀律部隊不友善對待的經驗,挺身而出,冒著風險帶埋搵食工具來撐,卻是其情可鑑日月,希望大家,可以耐心聽完他,也聽完我的話。

~~~~~~~~~~~~~~~~~~~~~

有個傳媒人寫文話:「要一向平和的香港市民,佔領中環、佔領金鐘、佔領灣仔、佔領銅鑼灣、佔領旺角,堅持一夜,並不容易,學民思潮做不到、學聯做不到、佔中三子做不到,梁振英與曾偉雄超額完成任務。 」這一點,今日旺角與司機大佬一席話,深深感受到。

由於彌敦道真的好久好久沒有這麼廣闊,所以似乎很多不是參與佔領的叔叔阿嬸都選擇了行馬路。到了旺角主要佔領區,一架大巴士,幾邊人群坐滿彌敦道,沒有大台,人人自發坐好,有人帶來自己能力所及的擴音器,讓想發言的人發言。

IMG_20140929_183124 IMG_20140929_181303IMG_20140929_175521

見有好多搵食車井井有條地排好堵路,帶著[草根。行動。媒體]對基層的關注,忍不住走過去與司機大佬傾談。司機大佬是今天下午決定來聲援,他自言令到從不示威的他駕駛搵食工具(客貨車)出來堵路,是因為在網上直播看到警察「太過份啦!咁樣對啲學生!你 話過唔過份,拍人膊頭人地擰轉面你噴人(胡椒噴霧)喎!」本人也認識很多基層,好多基層日常生活不需要面對紀律部隊,又天真地以為壞人才會被紀律部隊查 問,又完全相信主流傳媒的訊息,所以不見得人人見到衝突就會馬上聯想到可能是警察有問題,所以想了解一下他們的日常生活。

原來,做客貨車和貨車平時經常被警察叫停,聲稱懷疑他們的車有改裝過,迫他們驗車,一驗就二千大元,部車就要停工一天: 「我做工程就話啫,做運貨果啲大佬就慘囉!」我一想,對呀:平日客貨車,運一轉幾十文錢,過海最多假日二百,就算每轉過海都要做十轉,更何況幾十蚊那 些!?二千大元真是血汗錢來的!司機大佬話,其實有些車一看就知無改裝,但都要迫人驗,懷疑警察為求「交數」,拎他們開刀。

同時,司機大佬們都是青壯年人士,有智能電話,他表示,自己不看慣性收視台,只看網上訊息,所以全程見到警察暴力對待學 生所以來到。筆者訝異於司機們的大膽,因為每輛車都有車牌,比起一個只帶身體來的示威者,更容易暴露自己的身份有被秋後算帳的風險。再者,那是搵食車,若 被鎮壓有損傷又怎辦?我問他,如果大吉利是大家這麼盡力的最後,竟然只是被鎮壓和沒有改變的最壞狀況,他覺得可以怎樣?他想了想:「唔知喎。」

他重覆幾次要「支持學生」,連梁振英也未曾提及,而我再次訝異,因他並沒有提及自己對民主的看法和訴求,於是我再問:「那麼學生們常常講的普選你又覺得如何呢?」

司機大佬沉吟了一會,便道:「會公平一點囉。」問他對公平的理解,他的說法,大概就是因為覺得中國政府強權下是不會有好 的民生,就像香港現在,樓都不是人住的是被炒賣的,那麼下一代一定更慘。我好奇一句:那麼,如果有個獨裁政府搞到個經濟民生好好呢?司機大佬想一想:「如 此是可以接受的。但中國政府一定做不到囉。」

我忽然啞了。

網上見到有很多人,尤其學生,不憤有人「只諗到溫飽」、「苟且偷生」、「負擔二字壓碎良心」;但同時又見到很多基層出來支持運動時就是「支持學生」,而不是提及自己的理念,近乎不似以一個公民身份而是以一個長輩的身份站出來的。這群被學生罵的,與出來支持學生的,當然是兩批人。可是,只要你願意睜開眼睛,你會發現,世界上真的不只兩種人。

同時,能夠不擔心溫飽而去爭取的又是什麼人?是誰支撐著這些人的基本生活?不同意佔中的人就通 通只是建制派而已?在香港生活的重擔不是開玩笑的,每日做足十幾個鐘得雞水咁多糧仲要交租食飯養兒育女供書教學,這種負擔恐怕早已把大部份人的精神狀態壓 碎了。而在這樣混帳的社會結構中,靠這些被壓碎的人養大的我們,又真的能輕易罵一句他們是「苟且偷生」?司機大佬雖然同意佔中,也以實際行動支持,但是, 他也同意能搞好經濟的獨裁政治,只是,他也會氣憤警察打人出來聲援也是情真意切的……

人世的事情,本來就很複雜,如果我們談的民主簡單到不能承載這種複雜……

這本來是個採訪,離開現場時,心有惘惘然,故採訪者也老實交待自己的思考:所以問題是什麼?在高遠的道德訴求之外,民主 二字如何與民生真正結合起來而可以說服公眾?同時,幾萬人之中,恐怕有好多好多人是第一次參與示威,對於民主的討論,除了感情上的民主信仰和簡單的訴求 外,如何能更充實,讓大家更有想像力?如果有人能話司機大佬知,世上有好多搞好民生的方法,是可以用民主的方式,而是不需要獨裁政府的,那麼他又會不會改 變心意呢?

這一切恐怕,是這一刻必定要開始思考的事情了……

IMG_20140929_174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