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移民’

焦點錯置,無以解困──回應蔡東豪先生《香港敗在移民質素》一文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編按:黃佳鑫撰文回應蔡東豪先生於2015年3月19日發表的《香港敗在移民質素》一文

1f3

文:黃佳鑫
圖:Manson Wong

對於蔡東豪先生於2015年3月19日發表的《香港敗在移民質素》[1]一文的觀點,本人實感萬分詫異,也無法理解,遑論認同。

《香》一文中所呈現的移民及人口政策觀其實與香港政府的極為相似,單以「經濟」面向為考慮,忽略其他社會面向。而所謂的「經濟」面向也似乎是局限於對外貿易、金融、房地產等的產業結構,即現時大家都嗤之以鼻的產業結構。無怪乎會把「移民質素(學歷)」置於一個至高無上的位置。對於「滴漏」神畫破滅的現今香港,這過時且遠離新時代社會願景的人口政策及經濟觀,實在不能理解為何仍能直接從別人的文章中搬字過紙,置於桌上。

如果「低學歷」(文中用的標準是沒有大專以上學歷)是所謂「社會問題」的癥結所在,請問蔡先生,這教那些本地土生土長,同樣是在各低技術的基層工種中默默耕耘,支撐社會的低學歷市民情何以堪呢?他們又是否所謂「社會問題」的癥結所在呢?當然前題是,蔡先生也需要先明確指出他所認同而引用的所謂「社會問題」是指甚麼,與沒有大專以上學歷有甚麼關係。

但更諷刺的是,單從「吹水(打咀炮)」的層次看,蔡先生所認同而故意撰文和應的觀點,甚至比無能的香港政府更為「離地」。根據政府的官方統計數字,現時到香港的新移民正正是支撐香港低技術的基層工種的主要人口,是實實在在的支持著香港社會維持及發展的最根本部份。如政府發佈的2013年人口政策諮詢文件[2]中指出,有70%的新來港人士正從事低技術的基層工種。是故,在社會主流都開始大力批評政府發展觀傾斜商家,莫視基層大眾的參與和福祉的當下,連政府也至少在口號上也開始打出「全民就業」,「釋放基層、新來港婦女勞動力,支撐經濟及社會發展的基礎」等說法。但可悲的是,文中作者對於現今香港基層工作人口現況和貢獻的了解可謂近乎「失明」。更遑論未及考慮家庭照顧者這極為重要的非直接經濟貢獻呢!

「移民」這一課題除了經濟的思考面向,也同時有家庭團聚的考慮。就本地發展考慮而特意輸入的「專才移民」每天150個配額的「單程證」政策,這個最為主要及被大家最為重點討論的內地移民來源,其政策目標正正就是要處理家庭團聚的價值考慮,正正是不應讓經濟考慮成為剝削團聚權利因素。

無可否認,「單程證」審批權不在香港,香港無能力左右內地政府決定,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就著這點,不少爭取中港家庭權益的團體也是站出來支持爭取香港的「單程證」審批權,以使香港能有計劃及落實人口政策的基礎,也有利於中港家庭免於被內地貪腐官員拖延團聚。

但文中作者的觀點不但狹隘、過時,更是遠離具體香港社會現況和脈絡及人道價值的「國際標準」,實令難以信服,也未見作為香港社會發展的討論資源的價值。真的要思考香港現況問題,我認為應從香港無法自主決定自身政、經路向切入,而不僅僅是跳過自主問題就去想如何配合一套不知是「誰」想出來的發展觀。

[1]《香港敗在移民質素》蔡東豪

https://www.thestandnews.com/society/%E9%A6%99%E6%B8%AF%E6%95%97%E5%9C%A8%E7%A7%BB%E6%B0%91%E8%B3%AA%E7%B4%A0/

[2] 2013年人口政策諮詢文件(2013年10月)

http://www.hkpopulation.gov.hk/public_engagement/pdf/PEEPP_chi_lowres.pdf

廣告

護照 -與難民和移民攜手: Antoine Cassar朗誦會

護照-與難民和移民攜手
Passport- Solidarity with refugees and migrants
日期:8月24日(星期二)
時間:晚上8時至10時
地點:序言書室 (旺角西洋菜南街68號7樓)
嘉賓:Antoine Cassar/洛謀/神秘嘉賓
*活動主要以英語進行*

與那些有護照或沒有護照的兄弟姐妹攜手、與那些無法享有基本人權、出入境自由、免於剝削的自由的兄弟姐妹攜手,這個朗誦會亦是呼籲現場觀眾的行動和參與。所有觀眾請攜帶自己的護照、身份證或其他身份證明文件,在朗誦時「放棄」他她們的國籍,這些身份證明文件將會在台上吊起,並於完場時發還給大家。
《Passport》一書即場有售,收益將會撥捐協助移民和尋求庇護人士的非政府組織。

詩人簡介:

Antoine Cassar,馬耳他裔,1978年出生於倫敦,在英國、馬耳他、西班牙長大,在意大利、法國和盧森堡工作和學習。2004年,他回到久別了13年的馬耳 他,重新學習已遺忘了的母語。他現居於馬德里,是一個馬耳他語、英語、多語詩人,曾於2008年歐洲及地中海青年藝術家大會上,與意大利-巴基斯坦樂隊Radiodervish的Nabil Salameh一起讀詩,著有《Mużajk, an exploration in multilingual verse》、《Merħba, a poem of hospitality》、《Passport》等,其馬耳他語詩作曾被譯作西班牙語、法語、俄語、華語、日語、卡納達語等多種語言。

passport

作者:Antoine Cassar

插畫:Asya Reznikov與 Noel Tanti

英譯:Albert Gatt與Antoine Cassar

這本護照適用於全世界、所有有血有肉的人,不管出生在何地。你的價值並不和你的國家人口成比例。出入境毋須打稅、毋須蓋章、毋須簽證,大門的螺絲已從門框拔走。

2009年12月30日,《Passport》在馬耳他觀眾的熱情參與中發佈,輾轉到了羅馬、盧森堡、巴黎、馬德里、首爾。《Passport》是一首關於人道的詩、一曲關於情色和友情的歌,更是一首羅列一些政府歧視移民政策、侵害人權的催眠曲。它為所有有血有肉卻被極權摧殘的兄弟姐妹哀嘆。

《護照》是一本反護照,它適用於全世界的所有人。一份宇宙公民的宣言、一個沒有海關和關卡的的世界、毋須邊境警察、毋須填表、證明文件、打手指模……一個不需要再赤腳走過沙漠或用木閥走難而瞬間又發現現實充滿恐嚇和剝削的世界。以詩歌的力量,鼓勵每一位聽眾的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