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鄧阿藍’

林致良,鄭偉謙~尼加拉瓜詩選籌款朗誦會片段

鄧阿藍詩歌朗誦會--為尼加拉瓜詩選籌募出版經費
《尼加拉瓜詩選》編輯委員會

八十年代尼加拉瓜左翼政府推動的全國寫作班計劃,是引起全球關注的方案。其方案遍及全國,課程分級分班,鼓勵一般民眾參加。文化部會定期出版小開本的詩刊,隨處可見,包括超市的結帳台。在偏重商業的香港舉辦這次詩會,是為出版尼加拉瓜詩選中譯本籌募經費。

此影片是林致良朗讀尼加拉瓜詩選選段,及就選段作簡單介紹,
亦有鄭偉謙朗誦自己的作品。

《尼加拉瓜詩選》編輯委員會仍在為出版尼加拉瓜詩選中譯本籌募經費,詳情請聯絡《尼加拉瓜詩選》編輯委員會林先生 (chenstudy@yahoo.com)。

廣告

李懷明簡介尼加拉瓜的革命政府和文化政策

鄧阿藍詩歌朗誦會--為尼加拉瓜詩選籌募出版經費
《尼加拉瓜詩選》編輯委員會

八十年代尼加拉瓜左翼政府推動的全國寫作班計劃,是引起全球關注的方案。其方案遍及全國,課程分級分班,鼓勵一般民眾參加。文化部會定期出版小開本的詩刊,隨處可見,包括超市的結帳台。在偏重商業的香港舉辦這次詩會,是為出版尼加拉瓜詩選中譯本籌募經費。

司儀李懷明是本地社運的老前輩, 來聽他如何介紹尼加拉瓜的真左翼政府上台後如何把藝術還於人民…

演期 > 2/12(日) 3pm
場地 > 天邊外自由劇場 Theatre Horizon

 

鄧阿藍詩歌朗誦會--為尼加拉瓜詩選籌募出版經費

鄧阿藍詩歌朗誦會--為尼加拉瓜詩選籌募出版經費
《尼加拉瓜詩選》編輯委員會
Tang Ah Lam Poetry Recital
Fundraising for publishing Anthology of Nicaraguan Poetry
Anthology of Nicaraguan Poetry Publishing Committee

八十年代尼加拉瓜左翼政府推動的全國寫作班計劃,是引起全球關注的方案。其方案遍及全國,課程分級分班,鼓勵一般民眾參加。文化部會定期出版小開本的詩刊,隨處可見,包括超市的結帳台。在偏重商業的香港舉辦這次詩會,是為出版尼加拉瓜詩選中譯本籌募經費。
In the 80s, the left-wing government of Nicaragua implemented and promoted a national writing programme that attracted international attention. The programme was nationwide, with encourage citizens to participate.
演期 > 2/12(日) 3pm
場地 > 天邊外自由劇場 Theatre Horizon
地址 > 香港九龍大角咀必發道71-73號唐三樓
票價 > $60, $30 (全日制學生 Full-time students)
票務 > 電話查詢及留座,即場取票。
電話 > (852)9809 4981
電郵 > chenstudy@yahoo.com
活動簡介> www.theatrehorizon.com/tangahlam.html司儀:李懷明先生
接待:陳紫若女士
程序:
開場白
1.詩歌朗誦:鄧阿藍
2.歌曲表演:李維怡、楊子江
3.詩歌朗誦:鄭偉謙
4.歌曲表演:李維怡、楊子江
5.尼加拉瓜詩歌朗誦:林致良
6.尼加拉瓜詩歌戲劇性演繹:陳曙曦、莫蔓茹
7.歌曲表演:李維怡、楊子江

本地工人文學的前景與出路 [重溫]

( 鳴謝catreunion影像紀錄及剪輯 )

講座: 本地工人文學的前景與出路

日期: 2011年7月20日 (三)

時間: 下午2:00-3:30

地點: 香港書展kubrick攤位

主持:李維怡 (【影行者】成員﹑著有《行路難》)
嘉賓:鄧阿藍 (詩人著有《一首低沉的民歌》)、蔡振興 (筆名「松木」,著有《夜行單車》)

(由於catreunion有事離去, 所以最後部份沒有紀錄…)

好文轉載: 工運詩人鄧阿藍專訪:一定要有從事社會改革的心

〔獨媒特約記者報導〕人稱「工運詩人」鄧阿藍,低層出生,六歲曾在街上討飯,八歲被迫輟學,做報童、小販賺錢,到中年三十八歲,他在澳門大學兼修文史,半工讀完成了大學課程。九八年,呼吸詩社向藝術發展局申請資助,為他出版了名為《一首低沉的民歌》的詩集,他也有在獨立媒體網發表詩作

「一對對乾癟的
老手正在爭奪
老人同時揑着一份免費刊物
骨質疏鬆發炎的長痛
流遍整個港鐵站」

——鄧阿藍,《拾荒老人在爭奪》

鄧阿藍寫詩幾十年,打工也打了幾十年,卻在最低工資法例實施後遇到被裁的命運。藍叔曾任職巴士司機,最近四年在小巴站頭工作。他並不認為自己是最低 工資的受害者,反之,他認為社會更加需要爭取規管工時。報紙大賣最低工資害人,商家為了利潤奇謀盡出。部份不理解的工人更認為被最低工資害了。藍叔認為, 法例有漏洞就去填補,為了改善工人的福祉,他會繼續盡自己微薄的力量去改革社會。

最低工資立法:不是資本家的仁慈

藍叔知道,最低工資是他失去小巴站頭工作的主因,但他認為最低工資還是有立法的必要。「最低工資成功立法,並不是資本家的仁慈。基本上工資偏低已經好長時 間,我聽過有九元一小時的工。只是社會不得不改善。正如馬克思所言,資本家為了利潤不擇手段。要提升利潤就要透過壓榨工人的血汗。我有位清潔工的朋友對我 說,他的盤由十人被減至七人。那七人自然工作量增加,原本負責四條街,而家要負責六條街。成本上其實賺了,因為省下來的工資比要加的人工還要多。所以,不 是資本家利潤少了,反而是工人用更多血汗換回來。我們會用『賣血』來形容加班,因為我們是出賣健康來換取金錢的。法律有漏洞,我們應該想想如何可以修補。 例如法國,就不能無理隨意縮減人手。」

藍叔說,近日得到友人協助找到一份校對的工作,算是仍有收入。

最低工資立法的原意是保障基層工友的工資不會過低,以改善就業貧窮等問題。大家不要忘記,法例通過時,是一班功能組別的議員否決修訂的建議。要工人 改善生活,單就一條最低工資是不夠的。繼最低工資後,藍叔認為首要的就是規管工時八小時(三八制,意為將一日分為八個小時,八小時工作,八小時休閒,八小 時睡覺)。

在外國人眼中,會驚訝點解香港仲有人會返一星期六天十二小時。

「我覺得最核心的意義就是八小時工作制,外國的藝術文化比香港有深度,都同工時規管有關。在外國人眼中,會驚訝點解香港仲有人會返一星期六天十二小時。香 港的工運緩慢,就因為香港的行規結構性的保守運作,做成結構性的不公義。『呢一行都係做十二碼的』,當東家西家都一樣,工人有時為保飯碗都不敢得罪。當社 會環境都咁艱辛,工時又長,即使有好的藍圖,都無時間精力去做。返完工,仲邊有時間去遊行示威之類,不如在家休息。加上工時長做成對家人的疏離,健康的影 響,只是因為沒有新聞價值,無報,人們先以為唔重要。」訪問期間,藍叔提左好多次「三八制」,他認為人有多點工餘時間,才可以參與更多社會的事。在外國甚 至內地都訂立標準工時之際,我們香港的確距離立法仍有一段長路。

今年六十有五的藍叔,曾先後任職巴士司機及小巴站頭,即使每日為糊口而奔波,他仍不忘他對文學藝術的熱愛。自修文憑,然後他在澳門大學考取了中國文史系學 士,忍痛考試,最後得到 4A 的優異成績。他運用他的文字將工人的處境用詩表達出來。即使最終犧牲了健康及令家人對他產生誤解,他仍然堅持文學創作。對於知識分子,他也有獨特的見解。 他認為,爭取權益,不能倚靠知識分子。

要徹底的知識分子的精神

「有些學者、教授,只會躲進書房,或會因為大學的教席而有所顧忌,所以好諷刺,要爭取權益,就不能依靠知識分子。魯迅就說過大概的話,要革命就要革 命到底。要徹底的知識分子的精神,對世界的關懷,從事社會改革的心一定要有。不然我只會叫那些人做投機分子,只會保障自己的社會資本而已。最終工人只能自 求多福。」

藍叔認為世界有很多不平的地方,「不平則鳴」,而且認為經濟不是唯一的選擇,他希望自己去做有意義的事,繼續去追求人必須要有的精神。

後記

特記與藍叔傾談的時間雖短,仍然感受到藍叔那份知識分子的氣節,也感受到他對改革社會的熱情不亞於現今的八十後。訪問當日,也是最低工資落實的前 夕,得悉工作地點旁的單幢大廈的保安由$6500加到$8800,保安叔叔一臉滿足的說以後算是可以吃好一點。大廈法團主席也說加了人工,職員的向心力都 好一點。其實,工人付出勞動就希望得到足夠生活的工資,當我們仍為最低工資實施初期的陣痛而爭吵時,外國已在進行「生活工資」﹝living wage﹞的爭取。要改善工人的生活福祉,只要我們不停下腳步,一定會把社會推向更美好。

轉: 「馬克思主義與生態」小冊子發佈會–唸詩、嘉賓分享

日期:3月23日(星期三)
時間:晚上7時30分至9時30分
地點:序言書室(旺角西洋菜南街68號7樓,電話:23950031)

發佈會將會有來自工會的嘉賓分享、音樂、詩人鄧阿藍及星內唸詩、原著作者視像講話、有機小食共享(由職工盟「食德好」計劃供應)等,非常豐富!
全球暖化及環境污染的問題令我們需要反思自身跟外在環境的關係。當我們為廢物處理應否採用焚化技術,或者應否使用核電來應付五光十色的生活,社會主義者認為,當今所見的環境破壞,其實是我們身處的獨特政治及經濟系統的結果──資本主義。為了推動有關討論,左翼21生態組的一班朋 友將英國社會主義工人黨 (Socialist Workers Party) 於2009年出版的,由Martin Empson所著的Marxism and Ecology—Capitalism, Socialism and the Future of the Planet 小冊子翻譯成中文──「馬克思主義與生態」,從馬克思主義角度探討怎樣的社會…才能將我們從生態破壞中解救出來。
內容包括:
1) 嘉賓分享:
陳八根先生 (職工盟地盤工會理事長)—「勞工與環保: 綠色就業的願景」
胡美蓮女士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總幹事)—「社區回收網絡: 環保姨姨的實踐」
詩人鄧阿藍及星內唸詩
2) 健康小食 (由職工盟「食德好」提供)
3) 原著作者錄像訪問播放
總之好豐富,所以一定不容錯過!
英文版小冊子簡介:
http://londonbookclub.co.uk/?p=745
Socialist Workers Party:
http://www.swp.org.uk/
鄧阿藍作品:
http://www.hkskyhouse.com/index/main2/poetry/poetryahlamfolksong/poetryahlamfolksongw.htm
職工盟「食德好」:
http://www.greenhongkong.org/tc/home/index.php
「左翼21」是由一群有志於推動社會平等及進步的朋友所組建的平臺,以凝聚香港的左翼力量,建立和推廣左翼分析及主張。我們將透過討論交流、學習、出版等,介入社會時政,參與和支援勞工運動及社會運動。我們認為,一個理想的社會,必須顧及廣大勞動階級的福祉,維護生態環境的可持續發展,消除性別、族群之間的不平等,同時尊重不同性取向群體的權利。這一理想社會,必須依靠群眾自下而上的民主參與和推動,同時需要不同群體透過共融互助來合力創建。
我們的網頁:http://left21.hk/wp/
我們的電郵:left21hk@gmail.com

天水圍單車怨曲

鄧阿藍是一個工人, 也是一個詩人, 從七十年代堅持到現在, 實不簡單。

一些年青人對阿藍的詩有所觸動, 便拍下了這個短片, 我們很希望推介給大家:

天水圍單車怨曲 — 一個貧婦踏單車返工的車禍

鄧阿藍

重重的撞車聲過後
一剎那陰寒圍住天地
天昏下她仍然彎著腰酸
踏著舊單車返工
她沒想起丈夫
連幼子也沒想起
四周汽車急速

她只有全神注意行車
每日每月每年濁氣滾起積塵
自運魚車的腥味中
一條泥鰍跌出碰傷
落在馬路的乾旱上
跌痛了婦人兼職的苦心

拖著疲乏的腳踏車
路口她沉重地避車走過
又一道大路張開巨口橫在眼前
很多大貨車冷面的擦身馳過
一架從地暗中隆隆衝來
撞向一個女靈魂
缺血的一團氣體四散
像廢氣灰灰黑黑

這次政府的救傷車沒來
小泥鰍一尾糊滿鮮血
在石屎路邊不住跳動
彷彿要忍痛去扶起
那架撞爛的舊單車
重重的撞車聲過後
一剎那陰寒圍住天地

主演馮嘉寶

導演林森

攝影指導陳家信

機工潘浩賢 鄧學麟

剪接莫璧渝 林森

鳴謝鄧阿藍 鄧小樺 謝旭雯

特別鳴謝聯發鮮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