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青年’

327反財案:認清聲討對象

在主流傳媒追尋的動作片,以及讓大家作為茶餘飯後的聊天資料花粹之外,

在貧富懸殊的香港,我們做草民的,也需要學懂找誰算帳, 認清聲討對象。

 

(影行者及自治八樓聯合報導)

聯席的聲明:
派錢更要改革 還我公義財富再分配!

香港擁有萬億財政儲備,卻位居全球已發展地區貧富懸殊指數第一位,據去年社聯數據顯示,香港貧窮人口已達126萬。地產和金融霸權令到香港的經濟利益集中在大地產商和大財團手中,經濟分配嚴重不平等。我們認為,政府財政預算案應承擔財富再分配的功能,解決結構性貧窮和經濟分配不平等。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在上周三(23/2)宣讀今年度的財政預算案,重點包括注資強積金戶口、退還差餉等,且於本周三(2/3)宣佈向本港年滿十八歲以上人士派款六千元,但在一份有承擔的財政預算案而言,這遠不足夠,也製造新的不平等如令新移民完全不能受惠。我們認為是次預算案建議的措施,未有解決經濟不平等的結構性問題,中長期而言未能幫助有巨大需要的基層市民。

預算明益大商家,市民愈窮愈見鬼

縱然目前多撥360億元派款以及退稅予市民,然而我們認為退稅對基層市民幫助不大,反而愈有錢退稅愈多,難以將財富有效回饋社會;派錢雖然基層中產一時受惠,但我們要著力爭取更為進步、有長遠結構性改革的財政預算案!

政府宣稱整份預算案中有五百多億元是用來推行紓困措施,但我們只需仔細一看,便知道愈有錢的人分得愈多,政府明顯將利益向金融資本和大商家輸送。

退還差餉的對象沒有限於自住單位及一定物業價值之下的中小型單位,物業愈多的人,退還的錢愈多,變相令炒家、豪宅業主、大地產商和大業主得益最多,白白浪費數以十億元計的公帑。 地產霸權在政府的縱容下,更是穏如泰山。簡而言之,政府所謂的紓困措施,耗費數百億公帑,卻無助解決結構性貧窮問題,且只會令擁有大量資源的人獲益,任由地產霸權橫行無忌,明目張膽輸送利益。

大市場小政府──不公平的源頭

香港政府實行「大市場小政府」政策,正是貧富懸殊和經濟不平等的根源,也是造成地產霸權和大財團壟斷的原因。在市場裡面,具有控制權和話事權的就是最有錢的一小撮人,「無形的手」根本就是有形的大地產商和大財團,他們操控著市場,也壟斷了利潤的分配。政府推行各項公共資產和公共服務的私營化,最後只會令大地產商和大財團對我們生活各個領域的控制愈來愈深,賺得更多更盡,而生活成本只會愈來愈高,普羅市民的財富愈來愈難累積,社會保障變差。最終基層市民窮到死,而中產則個個做房奴,我們決不可忘記領匯私有化的教訓!

我們認為,要解決香港的結構性貧窮和經濟分配不平等,必須要從結構性的制度改革入手。所以,我們反對「小政府大市場」的政策,要求政府承擔社會財富再分配的角色,建立一套以大眾褔祉為依歸的公共理財哲學,放寬公共財政開支上限,減少累積財政盈餘。首先要改革稅制,增加對大財團和大地產商的稅收,再透過增大公共財政的開支,增加日常性的福利開支,做好制度性的民生建設,增加公營事業的比例等,使社會財富可以重新合理分配到普羅市民身上。

派錢是小恩小惠,長遠利益才最實際

貧窮人口上升,通脤持續,市民生活艱難,政府需要有即時紓困的措施。但是,我們認為派錢這些小恩小惠,不是治本之法。政府給市民每人都派6000元,可是,如果衣、食、住、行,各樣生活成本都不斷增加,長遠生活只會愈來愈艱難。建立一個低生活成本,高社會保障的社會,才符合小市民的長遠利益。

為使財富公平再分配,建立低生活成本、高保障的社會,我們向政府提出以下訴求:

1. 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建立種子基金
作為退休保障,強積金計劃推行十年以來讓人看清其漏洞弊病繁多,只助長金融資本肆虐,強行抽佣蠶食,根本完全不能保障退休生活。政府只要注資500億種子基金,便可以建立起全民退休保障制度,使貧困長者、家庭主婦也受惠!

2. 大幅度增建公屋,保障市民住屋權利
重新訂立長遠房屋策略,設定公私營房屋興建的數量、確保土地運用配合公營房屋之興建進度,甚至要考慮設立社會房屋,讓基層市民的住屋權利受到保障;亦要監察市建局的收地及房屋興建,確保居於舊區之租戶及業主,不因社區重建而失去居所、失去基本的網絡;同時壓低樓價,使一般市民亦可以合理價格置業,不需無殼終生。

3. 增加經常性社會福利開支
停止在教育、醫療、房屋、社會保障等各項民生和社會保障上進行私有化和市場化,也令這些部門的從業員可過著此較人性化、自由且並不超時的生活。領匯私有化給廣大市民的教訓是,私有化是以資本的利益為依歸的,最後只會令市民需要付出更高的生活成本,成就大財團的利潤增長。

4. 服務歸公共所有,停止私有化
紓緩民困,最根本的方法是降低市民的生活成本,回購或向財團取回公共資產,如五隧一橋與領匯,即是一途。資本是以利潤最大化為根本目的,不以民眾福祉為依歸,所以這些公共事業在年年利潤高企的情況下,仍然要求加價,加重市民的負擔,且直接影響基層市民生活。

5. 改革稅制
政府應推行累進利得稅,令富裕階層繳交更多的稅款,減輕中下層的負擔。同時,恢復紅酒稅和遺產稅,及開徵資產增殖稅,遏抑樓價上升。這樣令政府經常性財政收入增加,一方面可以減少對賣地收入的依賴,另一方面又可以維持政府的民生和福利開支。

最後,即使曾俊華與建制派會面後承諾修改方案,但為了香港市民長遠的福祉,我們不能接受治標不治本的純粹派糖行為。如果政府沒有長遠承擔,推行結構性的制度改革和放棄大市場小政府的政策,解決香港結構性的貧富懸殊和經濟分配不平等,我們民間力量,便會發起全民否決財政預算案的行動,以行動告訴政府,民心思變,我們需要結構性的變革!

爭取財富合理再分配聯席
二○一一年三月一日

聯席發起團體包括:
(排名不分先後)

左翼21、街坊工友服務處、關注綜緩檢討聯盟、同根社、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社會主義行動、香港基督徒學會、回歸基督精神同盟、青台、1217香片公社、職工盟社會事務委員會、香港專上學生聯會、中大學生會、基層發展中心、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青年聯社、新界東北關注組、中大基層關注組、抗河蟹大聯盟、四合院 – 民間組織互助平台、深水埗社區協會、香港婦女勞工協會、民間福利規劃運動、基層社工、關注基層人士租金負擔聯席、社區發展陣線、前線福利從業員工會、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群福婦女權益會、香港人權監察、婦女貧窮關注會、社區發展動力培育、新婦女協進會、基督徒學生運動

廣告

轉貼: 法國反退休改革鬥爭中的青年身影

一個台灣留法學生寫了四篇報導/文章,分析青年人參與反退休改革法案行動,很值得一看:

法國反退休改革鬥爭中的青年身影 (一)

法國反對退休法案改革的抗爭已進入九月以來的第七周,儘管參眾兩院已經表決通過政府提出的法案,將准予退休年齡由60延長至62歲、全額請領退休年金年齡由 65延長至 67歲(並且須工作42.5年),民間反對此方案、要求撤回或修改的行動卻不曾退燒。過去兩周來,抗爭中還多了一群新面孔─高中與大學學生。兩周來全法國至少有三百所高中與二十多所大學罷課,除了上街示威遊行外,學生也積極參與圍堵機場、聲援石油工人、乃至募款支持罷工者等行動,並且在工會動員日之外自我組織上街頭抗議。

看 在台灣觀眾與社運組織者眼中,不免疑惑:退休法案改革,與這些還沒進入職場的學生有何干係?偶爾在學生抗爭現場,我也聽到年長的法國人搖頭道:「真是無理 取鬧,他們還要等五十年才退休呀!」沒被嗜血媒體暴力影像嚇唬的台灣朋友更納悶地問我:「為什麼法國能、台灣不能?你能想像台灣青年為了勞保勞退相關法律 上街抗議嗎?」當然,抗爭不可能無關發洩,但法國青年絕非盲目地無理取鬧,也不是靠著無根基的網路或空氣動員就能把青年捲入鬥爭之中。為了回答大家的疑問,以下整理了新聞剪報與街頭、校園的訪談收集,試圖討論本次法國青年上街鬥爭的意義、組織方式,以及對台灣組織者的可能啟發。
兩種青年抗爭:世代不公 vs 空間/族群/階級的不平等

10月22日星期五,我在巴黎二十區街頭的遊行隊伍中遇見了 Yassin。23歲的他在巴黎三大就讀戲劇研究所,他連珠砲式地陳述自己加入抗爭的理由:「我 們參與這場抗爭,因為年輕人沒有工作。我們不明所以地上學、追求文憑,即使失業的可能性愈來愈高。而現在,職場的未來也令我們憂慮,所以我們上街抗議,因 為這場改革將關係所有人的生活。如果這個法案通過了,將為其他的法案大開方便之門,從此以後的十年、十五年,生活條件只會每下愈況。要領死薪水的人負擔國 家財政是很容易的,同時,政府針對富人減稅造成的負債卻高達兩百五十億,更別提有些人炒股票賺取暴利卻分文不需繳。我們不能再坐視,這個改革系統性地剝削 部分人口而圖利另一部分人口,這個政府卻持續地執行資本主義與種族主義的歧視政策,繼續惡化社會不平等。所以我們忍無可忍,上街抗議。」
這並非 Yassin所參與的第一場社會運動。他告訴我他的社運啟蒙始於2003年反對英美侵略伊拉克運動,當時他還是高中生,此後「2006年反對CPE (Contrat Premier Embauche,首次雇用契約法案) 運動、2007年反對大學自治法案運動,以及支持巴勒斯坦解放運動,我都身在其中。」這樣的軌跡頗能代表許多青年組織者的經驗,在我遇見的許多組織者中,大部分人都是高中時初次啟蒙社會意識、參與抗爭,進入大學後則更加積極地投入各種左翼組織持續參與社會實踐。
在遊行隊伍的後端,Lina, Amy 和Adama三位黑皮膚的高中女生娓娓對我訴說上街的理由:         「我們來遊行,因為我們覺得這很重要。特別是對年輕人來說,工作四十二年才能退休,這是不可能的!我們要維持六十歲退休。有很多人的工作是非常非常辛苦的。比方說清道夫,要他們工作到六十七歲,簡直是謀殺他們!他們會累死的!根本不可能享受退休的時光。」
「但妳們距離開始工作還早得很呀?」我反問。
「但這就是我們的未來呀!這是我們所有人共同的命運。我們看到現在中年人的狀況,就能預知我們的未來。而且老年人若是延後退休,我們的工作也會受到影響!」

青年對失業的恐懼反映在抗議口號中:「老人去工作,年輕人喝酒? (Les vieux au boulot, les jeunes au bistro?)」,「求助職業介紹所的不是那些可愛的老人,你知道嗎? (C’est pas des baux vieux  aux pôle d’emploi, tu sais?)」,「薩柯奇式奇蹟:工時愈長,薪資愈少。(La miracle Sarkozyste: Travail plus pour gagner moin)」世代戰爭的意象隱含在這些口號背後。不祇一位受訪者提及「只有老人跟有錢人才投給薩柯奇。」「你知道是誰把票投給他嗎?是老人。那些老人已經退休了,不會被這個法案影響到,所以薩柯奇敢朝年輕人和中年工作者開刀。」

法國反退休法案鬥爭中的青年身影(二)

法國反退休法案鬥爭中的青年身影(三)

法國反退休法案鬥爭中的青年身影(四)

社福青年人工低晉升難

八十後社福青年同工前途未卜 問卷發佈會新聞稿( 2010年1月10日)

背景
自2001年起,政府於社會福利界開設了不同種類的助理職位,包括活動助理 (Program Assistant, 簡稱PA)、朋輩輔導員 (Peer Counsellor, 簡稱PC)、青年大使 (Youth Ambassador, 簡稱YA)等,讓青少年能夠透過任職上述職位,讓青少年獲得工作經驗之餘,亦能舒緩青年失業問題。由於當時政府開設上述職位時,一般以三年作為試驗限期,故在往後的數載時間裡,上述助理職位的編制產生了不少變化,YA及PC職位已經隨試驗期完結而逐漸消失,而PA職位則被有關當局認可為常設職位。

2008年,政府於財政預算案中提出再開設3000名社福助理的職位,名為活動工作員 (Program Worker, 簡稱PW),仍然是為期三年的試驗計劃,直至2011年尾完結,有見林林總總的社福助理職位開設至今已有接近十年的歷史,已成為各大小機構不可或缺的職位,更培養了不少同工有志於社福界長遠發展。本會最近分別針對PW同工及其他社福同工進行了問卷調查,共收集得222位PW同工的問卷,以及197份其他社福同工的問卷,發現大部份PW同工正面對著不同的問題與困難,主要與晉升階梯、升學途徑及薪酬待遇有關。

八成青年同工難以晉升
222位PW同工當中,約有八成五是任職社福界兩年以下,而有超過一半是希望繼續於社福界發展的 (57%),不過事實上,若同工未就讀認可的社工課程,他們根本無法升遷,故此,難以晉升 (82%)便成為了同工最感到困難和憂慮的一項,另接近四成同工關注到PW仍是臨時性職位 (39%),他們擔心職位將會有一日面臨完結,令他們從事社福界的理想幻滅。雖然許多同工都對前途感到迷茫,但絕大部份的PW同工 (95%)均同意助理職位能夠按年資在業界中可獲得認可的資格,更有九成八同工贊同將PW納入常規化編制,足見同工對社福界有著極大的認同與歸屬感。

九成八社福同工贊成PW常規化
而於197份其他社福同工的問卷裡,更加是完全反映出整個社福界對PW同工的認同,例如是有高達九成六的同工均同意PW的工作有助舒緩其他同工的壓力,以及有助中心提高活動或服務的質素,有九成二的同工認為PW應有清晰的晉升階梯,更有九成八的同工贊成將PW常規化,足見PW除了能夠透過職位覓得自己的職業志向和前途之外,其他社福界的同工也普遍認同了PW的存在價值。

青年同工的申訴
上述兩個問卷調查充份反映出原本性質為臨時性的社福助理職位,早已完全融入於整個界別之中,大部份PW同工早已透過工作培養出對社福界的興趣,甚至視工作為於社福界發展的踏腳石,而業界同工亦已普遍認同他們能夠於機構內發揮積極作用。可惜是他們因為種種因素,例如是薪酬偏低無法累積進修資金、任職年資不被社福界及學院認授、或入讀社工的條件太高等,阻礙了他們在社福界的發展,甚至令他們無奈地黯然離開社福界,這與政府極力扶助青年發展的方針背道而馳。

故此,我們要求:
1. 政府將PW轉為長聘職位
2. 增撥資源予機構培訓青年助理同工
3. 全面檢視社福助理職位的編制
4. 以及檢討青年就業政策

本會亦在FACEBOOK 開了群組,希望召集更多業界同工關注事件,群組:
http://www.facebook.com/home.php?#/group.php?gid=396003435532&ref=ts
(關鍵字:無論係60,70定80後,都一齊爭取社福助理(PAPW)發展階梯)

新聞發佈: 前線福利從業員工會

http://www.facebook.com/group.php?gid=55139013722